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资讯 > 财经新闻 > 正文 >

天暴跌40%,韭菜又被割了

2020-08-10 21:23:29 | 作者:佚名| 来源:财经网 |

 那么可转债虽然它不是一个大众化的金融产品,但是它整体的规模也比较可观,这个可转债的市场已经达到4000多个亿,那么像这种可转债,它既能变股票,也能变债券,而且还可以t加0的交易。当天买进买出多少次都随便你,它也没有涨跌幅的限制,它跟期货一样也很刺激,那由于有这些特点,可转向成为最近炒作的比较凶的一个金融产品。像一些面值为100块的债券,最高可以炒到400多块钱,回报率超过300%。所以很多人在打完新股之后又开始打可转债。那么理论上来说可转债是一种鱼和熊掌能够兼得的投资工具,因为可转债基本上是公司的债券,买以后,当然你就能够获得债券利息,同时它也有一个转的选项,可以把债券转成股票,那么这个选项就给很多人一个灵活性。

天暴跌40%,韭菜又被割了

      如果公司股价涨,那么当然把债券换成股票,就可以享受股价上涨带来的投资回报,那如果股价不幸下跌,当然就继续持有这个债券,对?毕竟债券利息还是可以得到回报的,对于这样一个听着还不错的金融工具来说,关键有两个东西是要关注它,那关键最重要的其实还是在价格问题上,要关注两个价格,一个是转股的价格和赎回触发的一个价格。那么转股价我们说是投资者可以以该价格将手中的可转债换成股票,那理论上来说只要股价高于转股价,那么当然转成股以后就有利可图,那还有一个关注的价格叫做强行赎回的触发价。什么意思?就是一般发债的公司为保护自己的利益,有一条重要的条款,就是提前赎回的条款,那这里面的关键在于公司是要保护自己的利益,有这么一个条款,提前赎回的这个条款具体是什么意思?就是可转债的发行公司在提前赎回条款触发的情况之下,就有权利在这个债到期之前以债券面值加上利息,从投资者手中强行把这个债给买回去。

天暴跌40%,韭菜又被割了

      从这个条款上我们就知道,那提前赎回条款其实有点像是一个公司的看涨期权,当公司的股价不断上涨的时候,那么当然那么当然公司它就会行使这个期权,毕竟它也能够享受股价上涨带来的好处。就这么说,要说这个强制赎回条款成立,就是要连续30个交易日里面有15个交易日,它的股的它的股票价格都在6块5以上,那么这个时候公司就可以面值100块加上利息来赎回这个可转账。那我们说这个强制赎回的条款,他是公司的权利,所以很多人所以很多时候大家会发现,有的公司它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已经触发这个条款,上市公司并没有去做这样的一个操作去赎回,那么有一些人就大意,于是就猛炒一把,把可转债给炒上去。但是我们说物极必反,像这种这么暴力的高收益,对?它必然也是高风险的产品,有一个可转债就在前两天被炒得特别厉害的可转债,一下子就跌到100多块钱,原本可以得到数倍回报的,他的账面上可能就瞬间清零,甚至亏损。

天暴跌40%,韭菜又被割了

 更神奇的是如果按照可转债的规则,投资者可以等着被赎回亏7成左右,要么选择转股也要亏6成左右,如果以收盘价卖出去也要亏4成左右。那么这样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是因为一个叫惊叹,一个叫一个叫钛金科技的公司,他出个公告,他们的他们公司审议通过一个叫提前赎回这个可转债,同意公司对已经发行的可转债进行提前的赎回。那么问题来,一般当公司的股价上涨到触发达到提前赎回的条款的时候,其实就应该获利结,有些人为什么没有这么做,一直在等,一直在炒作,是因为这个金泰科技的股票在之前3月份的时候是连续30个交易中至少有15个交易日,它的收盘价格是不低于当期转股价格的130%的,其实已经算是触发提前赎回的条款。那么事实上也是有一部分的人去把它转成股票,并且获利结卖掉的分人,但是有一部分人他不甘心,他看到虽然触发条款,可是上市公司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和行为,他就觉得还可以继续弄对?所以有一部分的投资者却选择继续跟进,上市公司也很配合,这个钛金科技也发布公告,宣称他们不会行使提前赎回的这么一个权利。

天暴跌40%,韭菜又被割了

      有些人以为就吃个定心丸,就疯狂的继续吵,那目的也是抱着这家公司,他不会选择提前赎回。当可转债的价格已经高到数倍的时候,它的市价已经远远高于转股的价格的时候,其实已经是已经是不合理,已经变成纯粹的投机,那这种就是属于刀口舔血。他最后当这个上市公司行使可转债赎回权益的时候,就玩完。所以你可以看到到最后都是一样,高风险往往有很多贪婪的人,我们说要被这些庄家收割,同时还要被这些所谓的规则收割。对于高溢价的可转债市场而言,其实其实这这跟原油宝差不多,也是一种4G的游戏,很多人其实都不清楚转股的溢价和存在和纯债券的溢价的概念,t加0以为t加0这种交易以及价格的大幅的波动,那主要还是上涨对?就开始前赴后继的涌入,搞得不好,跟原油宝是一样的,这就很多时候我们跟风跟到到快要以为自己可以收割的时候,其实却成别人的韭菜,所以涛哥还是要建议大家多解一些。

      在真正做的时候,在真正想去尝试去操作的时候,解清楚,不要光想着刺激,不要光想着涨和跌,这样的大幅的波动之下,我们的心跳承受得住吗?好,聊完。可转债的问题,再来聊一聊宏观面的话题,我刘鹤副总理与美国贸易代表以及财政部长打个电话,对?双都表示要加强宏观经济和公共卫生的合作,努力为China跟America的这个贸易的这个协议的落实创造有利的氛围和条件。然后双都同意保持沟通协调,那么突然传来这么一个非常重磅的消息,还是一个好消息,那有人就觉得好像双一直在对对?打口水战,怎么突然的到像是要消停一下吗?那我们这边的股票也是因为这面相关的情况它就涨,对?所以这算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对岸的创总是有这种搞事情翻过来颠过去的那种那种作风。

      果不其然,就在当天美国劳工部就公布4月份因为疫情美国损失2000多万个非农业人口的就业岗位,换算成失业率是达到14%,创在接受他最喜欢的fox news的时候,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说他认为我跟美的通话表示协议进展的还不错,蛮顺利的,但是对凡事都有。但是他说尽管他对这个贸易的协议感到非常的兴奋,但是他认为疫情改变他对这个协议的看法,他说我的感觉跟以前不一样,我对China一直是非常强硬的,然后创继续补充道说,他们必须要购买价值2000多亿美元的产品啦啦啦等等等等。那那个法克斯律师的主持人就问他,说他对于这个第一个阶段的这个协议怎么看的时候,要不要终止的时候创就说,如果你想知道真相,那我可以告诉你我非常的纠结,因为我还没有决定,所以他又开始玩起这种摇摆的行为。

   这也不意外,每次都是这副样子。这个协议执行的情况怎么样?那么是不是因为疫情疫情的问题,导致这个协议会延后,或者说执行不到位,或者说呃延期对?这个是可以的,而且也是被允许的,为什么?因为在这个协议当中有一个条款是允许就是两之中的任何一在自然灾害或者其他不可预见的情况之下,可以大家再协商。当然是不是要引用这条的条款,目前还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双之间的一个互通电话是有一定深意的。为什么这么说?其实在目前的情况之下,各取所需,那什么意思对?那当然我们说这个 Top还是要选的对?所以它需要中国买更多的农产品,缘由等等等等对?按照当时的想法跟进度,限定的时间里面是要买750亿,那么目前也因为疫情的原因,或者说种种其他面的原因,我只买大概220亿左右,所以这个差距还是蛮大的,所以创造的压力还是有的。

      那其实大家如果完全的翻脸,其实对谁都没有好处。而且中国现在的物价,包括这些猪肉,包括说一些农产品的就是 c p I的这个指数也还是比较高的,我也的确需要购买一些便宜的美国的这些豆农产品猪肉来一瓶一些物价对?这就是涛哥说的也是有各取所需的地。那么不仅如此,还有一个比较好的消息也出现,那就是最近有新闻爆料,美国商务部可能允许美国公司与中国华为重启谈判,共同制定5g网络的标准。其实原因也很简单,不管口水仗打再多,不管限制搞再多,最终你会发现华为的一些专利你很难绕过去,因为绕过去就会走很多的路,那倒不如还是把他拉进来,排除在外,反而其实让华为在5g网络的标准制定上获得更大的话语权。美国肯定是处于劣势的,华为到底握有多少的专利?根据德国的专利数据公司发布的一份关于5级标准专利声明的报告调查显示,截止到2020年的1月1号,全球一共有21,500多个5级专利,其中华为拥有3000多个,排名第一,其后分别是三星2700多个,中兴通讯2500多个,lg2300多个,诺基亚2100多个,和安理性1400多个,而目前华为在全球拥有有效的专利是85,000个,发明专利占比达到90%,而在欧洲那边华为的专利申请是3500多件,也是排名第一的,可见华为的很多专利,可见华为在专利数量上已经卡住核心的一些路径,所以要完全绕过去是很难绕过去的,所以最终还是得坐下来聊这件事情。

      而其实我们也都知道,科技的发展上其实并不是比谁的进展更快,而是谁的专利最多能设置的障碍最多,因为条条大路通罗马,而我有一个专利我就卡掉一条大马路,你让我去你就得走很多的弯路。所以你可以说当路径被设置以后,卡住以后,你绕过去就得落后,可能一两年两三年,那到那个时候再过个两三年,可能6级就出来。是要这样子玩吗?肯定不是对?所以我相信美国人也把目光放在6级上面,甚至7系上面,而五g也就是这么着,毕竟绕不过就只能这样子,所以为我相信比拼的可能是6级,谁能掌握标准跟主动权,但不管怎样,现在对华为来说也是一个喘息之机。其实为什么这样的新闻会紧跟着一个一个出来,其实我们都会发现这个礼拜确实蛮神奇的,整个气氛有比较大的一个转变,我也在转变对?美也在转变,而且有一些带风向的东西出来,所谓的带风向是什么?这是涛哥经常说的,你去看有些海外的主流的一些媒体会有一些爆料,会有一些分析,会有一些所谓的相关的内幕。

      透露出来,那是谁透露给他们的?当然是有关人士对?那有关人士为什么要透露?那就是通过一个媒体的发声,你说他宣传也好,你说他放风也好,这都是一个为后续的一个确定要发生的事情做一些铺垫。前两天路透社泄露一个独家的消息,就是我国国安旗下的一个智库研究所,一个国际形势的判断,是认为目前我们的这个形势呃比1990年的时候,是国际对我们的这个负面的这个影响的不满达到最高峰。那这个智库所作的报告已经提交给上风,作为一个参考。那既然给路透社去放这些风,肯定是主动的一个行为。报告也提到说要做好各种准备,对?所以我相信这个都是提前有一些丰盛出来。有鉴于此就转向要大家稳一稳对?不要那么不必那么的战狼。毕竟在当下的这个热点之上也不是什么好消息,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所以有鉴于此有一个转变,呃老美那边也心领神会,也有这么一个台阶,而且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创是一个不错的合作的对象,因为他只要钱钱搞定,其实很多问题也就解决掉,所以相对于其他只讲价值观的那些个人来说,对?其实还是简单。所以如果从这样的角度来做预判,大概率其实还是今年胖可能会比较大一点概率连任,但问题是事情会就此平息吗?结束吗?没有,那只是短期性的一个行为。长期来看风险并不在今年,明年甚至是未来,很多时候我们看一个人的行为举止,包括说在一些国家的一些领导,你不要看他第一个任期,你要看他第二个任期,因为他也没有连任的压力,他干得好也好坏也好,要为自己追求一个所谓的历史定位,所谓的一个历史上的一个民生遗产。所以他会暴露出他最真实的那一面,无所顾忌的去做一些事情,那个时候才是值得我们担心的。       那个时候可能才是真实的,他它是更难搞的。好,其实说到这个问题,最后他再来说,其实因为疫情很多人都知道,这种中国制造业的转移的问题其实不绝于耳,产业的转移势必影响到我们的就业,我们的发展的未来。而且就现在疫情之下,我们很多时候都在讲复工复产,其实我们都知道复工,可是有多少人真正是完全复产的,它这个腹产是跟疫情之前达到同样的规模,还是只是有限度的复产,很多人都因为疫情的一些业务受到影响,自然钱就拿的少。即使没有被裁员,公司也受到影响,我们说复工是一回事,复产又是一回事,hundred percent的那种复产又是另外一回事情,而在全球化之下,我们的制造也不可能独善其身,而且各国的供应链也是有很大的依赖性的,哪怕我们说有50道工序里面有一道工序挂这个产品,就是没办法很好的做出来,人家不复工,我们也没有好的办法,而且全球疫情导致的一些市场上的衰退,啦生产的停滞也确实给我们带来冲击,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也的确造成一些企业会开始回流,但不管怎么说,从经济的角度上来说,回流也只是回流,一小部分也不可能全部回流,他可以回去,但是他很难复制中国制造业的整个操作系统,而从长远上来看,其实疫情总会被得到控制,只是说这个艰难的时刻,你我身处其中要坚持多久的问题,起码要到年底也许才会知道一个新的向和一个新的进展,天又冷,毕竟会不会卷土重来,现在没有人知道疫苗至少要一年才能研发成功,所以现在不过是半年时间,我们仍然要需要我们仍然需要坚持,我们仍然最起码还需要坚持半年。

  所以不管有没有境外的收入,不管中国的病例数控制得如何,我们必须仍然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就是我们不断的会遭受到可能内或者外的病毒的一个侵扰,长期共存。没办法的,大家都是如此。他其实他在说国内的人跟国外的人,其实其实大家关注的点不一样,为什么有一些西国家认为我们再看他们笑话,而且我们还很战狼,所谓的战狼在很多西媒体看来就是你本来就是生产,我们本来就制造业大国对?当需要医疗资源,当当需要医疗设备,医疗物资的时候,防疫物资的时候,有些状况有一些问题,都是有一些态度,就是大不不要买我们的,呀有本事自己去搞,呀但是从听的角度来说,别人就会认为这是拿一些防御的物资来威胁人家。相当于说这样的一个商品,我们说医疗商品被武器化,那么当它被武器化之后,就可能上升到一个跟安全相关的问题,就像美国人常说的这叫national security对?那问题也就出来,我们很多时候都说制造成本的优势,其实都是建立在跟安全没有关系的前提之下的。

      如果涉及到安全的问题,可能有的国家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在贵,也要把东西给弄出来。因为这事关安全,这不能以钱来算这个东西。所以如果我们也从这样的一个角度来说,也很好理解,跟安全相关的东西你怎么能算钱,而如果说对于安全的这个东西的理解,如果扩大化,那么随着一些不信任的上升,那么这样的产业的转移,这样的一个重新生产的一个情况就会变多,这是好事吗?我相信不是,而战狼式的一些其实它只是一个短期性的行为,它也不能是一个长期持久性的一个模式。因为谁都知道,当我们没有掌握话语权,而我们用特别战狼的时候,其实我们离世界可能就会远一点,也许也许我们成一丝之口舌,可是也许纯粹又误大局,而且最关键的是什么?越是比较底层的,其实约会是战狼式的这种口舌之争,可是反过来你却知道最终受伤的其实还是底层的人,还是普通人。

      这很多时候有些人没想明白看明白这些事情,想明白这些其实道理就出来,那同样的其实他可以看到一个观点,有一个专家认为中国制造业还处在一个比较低水平的维度上,而这个而这个问题其实跟工匠精神工匠人才是有密切的关联的。这位专家说他跟一个口罩上的朋友有一次聊天,他说做这个口罩大家都知道要用那个熔喷布,那么高端的熔喷布其实并不在中国,是在斯密达韩国那里,那么问题就来,就是这样一个所谓的熔喷布,就是能够吸附细菌病毒的这个关键的这个熔喷布,那你说它高端跟不高端到底在哪里?做口罩的业者,就说拉龙潘部其实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工序叫做助级,什么意思?就是让熔喷布要带上静电荷,那么当它带电更不带电之后,区别在哪里?区别就是口罩那口罩就对病毒有吸附能力,所以这个助级的工艺对于熔喷布的品质就非常的关键。

      韩国做出来的熔喷布,它的静电荷的存留的时间比中国高出一个数量级,所以关键在这个上面。他不是说有还是没有,我相信做出来的熔喷布都有都能吸附细菌,可是韩国做出来的高级的龙蟠布,他的进店能够存留的时间就是比中国多,所以我们说高级就高级在这里。那我专家就问这样的一个差异,是因为没有好的设备吗?是因为韩国人的设备更好吗?那位业者说其实不是,设备都差不多的,也可以问韩国买问题的关键在于工人的手艺一样的设备,不一样的手艺做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韩国在这个熔喷布在这个柱级的这个工序上面,他积累很多这样的经验,这不是单单靠机器能够完全弄出来的。而这样的工匠人才,这样带有独特性的,能做出高端货的人才,就是一个企业的手艺。而就从口罩这个东西上来说,其实这样的一个技术中国就不如韩国,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要明白,其实口罩做出来不稀奇,能做出高级的口罩的厂商却少之又少,关键不仅仅在于设备,更在于一些独特的工匠技术,低端的转移走一些,当高端的还差一点的时候,其实会有一些青黄不接的问题,其实也会对我们自身来说产生一些影响。

      其实他们还是觉得大家都得思考,无论是理财的能力,无论是投资的能力,无论是赚钱靠专业吃饭的人,我们的手艺怎么样?我们打磨出一些独特性,我们又从初级到高级,普通的谁都会做,可是高级的就那么几个。希望在这样的一个变化里面,我们都能都可以静下心来思考一下我们的不足之处我们走过的弯路。 那么可转债虽然它不是一个大众化的金融产品,但是它整体的规模也比较可观,这个可转债的市场已经达到4000多个亿,那么像这种可转债,它既能变股票,也能变债券,而且还可以t加0的交易。当天买进买出多少次都随便你,它也没有涨跌幅的限制,它跟期货一样也很刺激,那由于有这些特点,可转向成为最近炒作的比较凶的一个金融产品。像一些面值为100块的债券,最高可以炒到400多块钱,回报率超过300%。所以很多人在打完新股之后又开始打可转债。那么理论上来说可转债是一种鱼和熊掌能够兼得的投资工具,因为可转债基本上是公司的债券,买以后,当然你就能够获得债券利息,同时它也有一个转的选项,可以把债券转成股票,那么这个选项就给很多人一个灵活性。

      如果公司股价涨,那么当然把债券换成股票,就可以享受股价上涨带来的投资回报,那如果股价不幸下跌,当然就继续持有这个债券,对?毕竟债券利息还是可以得到回报的,对于这样一个听着还不错的金融工具来说,关键有两个东西是要关注它,那关键最重要的其实还是在价格问题上,要关注两个价格,一个是转股的价格和赎回触发的一个价格。那么转股价我们说是投资者可以以该价格将手中的可转债换成股票,那理论上来说只要股价高于转股价,那么当然转成股以后就有利可图,那还有一个关注的价格叫做强行赎回的触发价。什么意思?就是一般发债的公司为保护自己的利益,有一条重要的条款,就是提前赎回的条款,那这里面的关键在于公司是要保护自己的利益,有这么一个条款,提前赎回的这个条款具体是什么意思?就是可转债的发行公司在提前赎回条款触发的情况之下,就有权利在这个债到期之前以债券面值加上利息,从投资者手中强行把这个债给买回去。

      从这个条款上我们就知道,那提前赎回条款其实有点像是一个公司的看涨期权,当公司的股价不断上涨的时候,那么当然那么当然公司它就会行使这个期权,毕竟它也能够享受股价上涨带来的好处。就这么说,要说这个强制赎回条款成立,就是要连续30个交易日里面有15个交易日,它的股的它的股票价格都在6块5以上,那么这个时候公司就可以面值100块加上利息来赎回这个可转账。那我们说这个强制赎回的条款,他是公司的权利,所以很多人所以很多时候大家会发现,有的公司它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已经触发这个条款,上市公司并没有去做这样的一个操作去赎回,那么有一些人就大意,于是就猛炒一把,把可转债给炒上去。但是我们说物极必反,像这种这么暴力的高收益,对?它必然也是高风险的产品,有一个可转债就在前两天被炒得特别厉害的可转债,一下子就跌到100多块钱,原本可以得到数倍回报的,他的账面上可能就瞬间清零,甚至亏损。

 更神奇的是如果按照可转债的规则,投资者可以等着被赎回亏7成左右,要么选择转股也要亏6成左右,如果以收盘价卖出去也要亏4成左右。那么这样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是因为一个叫惊叹,一个叫一个叫钛金科技的公司,他出个公告,他们的他们公司审议通过一个叫提前赎回这个可转债,同意公司对已经发行的可转债进行提前的赎回。那么问题来,一般当公司的股价上涨到触发达到提前赎回的条款的时候,其实就应该获利结,有些人为什么没有这么做,一直在等,一直在炒作,是因为这个金泰科技的股票在之前3月份的时候是连续30个交易中至少有15个交易日,它的收盘价格是不低于当期转股价格的130%的,其实已经算是触发提前赎回的条款。那么事实上也是有一部分的人去把它转成股票,并且获利结卖掉的分人,但是有一部分人他不甘心,他看到虽然触发条款,可是上市公司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和行为,他就觉得还可以继续弄对?所以有一部分的投资者却选择继续跟进,上市公司也很配合,这个钛金科技也发布公告,宣称他们不会行使提前赎回的这么一个权利。

      有些人以为就吃个定心丸,就疯狂的继续吵,那目的也是抱着这家公司,他不会选择提前赎回。当可转债的价格已经高到数倍的时候,它的市价已经远远高于转股的价格的时候,其实已经是已经是不合理,已经变成纯粹的投机,那这种就是属于刀口舔血。他最后当这个上市公司行使可转债赎回权益的时候,就玩完。所以你可以看到到最后都是一样,高风险往往有很多贪婪的人,我们说要被这些庄家收割,同时还要被这些所谓的规则收割。对于高溢价的可转债市场而言,其实其实这这跟原油宝差不多,也是一种4G的游戏,很多人其实都不清楚转股的溢价和存在和纯债券的溢价的概念,t加0以为t加0这种交易以及价格的大幅的波动,那主要还是上涨对?就开始前赴后继的涌入,搞得不好,跟原油宝是一样的,这就很多时候我们跟风跟到到快要以为自己可以收割的时候,其实却成别人的韭菜,所以涛哥还是要建议大家多解一些。

      在真正做的时候,在真正想去尝试去操作的时候,解清楚,不要光想着刺激,不要光想着涨和跌,这样的大幅的波动之下,我们的心跳承受得住吗?好,聊完。可转债的问题,再来聊一聊宏观面的话题,我刘鹤副总理与美国贸易代表以及财政部长打个电话,对?双都表示要加强宏观经济和公共卫生的合作,努力为China跟America的这个贸易的这个协议的落实创造有利的氛围和条件。然后双都同意保持沟通协调,那么突然传来这么一个非常重磅的消息,还是一个好消息,那有人就觉得好像双一直在对对?打口水战,怎么突然的到像是要消停一下吗?那我们这边的股票也是因为这面相关的情况它就涨,对?所以这算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对岸的创总是有这种搞事情翻过来颠过去的那种那种作风。

      果不其然,就在当天美国劳工部就公布4月份因为疫情美国损失2000多万个非农业人口的就业岗位,换算成失业率是达到14%,创在接受他最喜欢的fox news的时候,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说他认为我跟美的通话表示协议进展的还不错,蛮顺利的,但是对凡事都有。但是他说尽管他对这个贸易的协议感到非常的兴奋,但是他认为疫情改变他对这个协议的看法,他说我的感觉跟以前不一样,我对China一直是非常强硬的,然后创继续补充道说,他们必须要购买价值2000多亿美元的产品啦啦啦等等等等。那那个法克斯律师的主持人就问他,说他对于这个第一个阶段的这个协议怎么看的时候,要不要终止的时候创就说,如果你想知道真相,那我可以告诉你我非常的纠结,因为我还没有决定,所以他又开始玩起这种摇摆的行为。

   这也不意外,每次都是这副样子。这个协议执行的情况怎么样?那么是不是因为疫情疫情的问题,导致这个协议会延后,或者说执行不到位,或者说呃延期对?这个是可以的,而且也是被允许的,为什么?因为在这个协议当中有一个条款是允许就是两之中的任何一在自然灾害或者其他不可预见的情况之下,可以大家再协商。当然是不是要引用这条的条款,目前还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双之间的一个互通电话是有一定深意的。为什么这么说?其实在目前的情况之下,各取所需,那什么意思对?那当然我们说这个 Top还是要选的对?所以它需要中国买更多的农产品,缘由等等等等对?按照当时的想法跟进度,限定的时间里面是要买750亿,那么目前也因为疫情的原因,或者说种种其他面的原因,我只买大概220亿左右,所以这个差距还是蛮大的,所以创造的压力还是有的。

      那其实大家如果完全的翻脸,其实对谁都没有好处。而且中国现在的物价,包括这些猪肉,包括说一些农产品的就是 c p I的这个指数也还是比较高的,我也的确需要购买一些便宜的美国的这些豆农产品猪肉来一瓶一些物价对?这就是涛哥说的也是有各取所需的地。那么不仅如此,还有一个比较好的消息也出现,那就是最近有新闻爆料,美国商务部可能允许美国公司与中国华为重启谈判,共同制定5g网络的标准。其实原因也很简单,不管口水仗打再多,不管限制搞再多,最终你会发现华为的一些专利你很难绕过去,因为绕过去就会走很多的路,那倒不如还是把他拉进来,排除在外,反而其实让华为在5g网络的标准制定上获得更大的话语权。美国肯定是处于劣势的,华为到底握有多少的专利?根据德国的专利数据公司发布的一份关于5级标准专利声明的报告调查显示,截止到2020年的1月1号,全球一共有21,500多个5级专利,其中华为拥有3000多个,排名第一,其后分别是三星2700多个,中兴通讯2500多个,lg2300多个,诺基亚2100多个,和安理性1400多个,而目前华为在全球拥有有效的专利是85,000个,发明专利占比达到90%,而在欧洲那边华为的专利申请是3500多件,也是排名第一的,可见华为的很多专利,可见华为在专利数量上已经卡住核心的一些路径,所以要完全绕过去是很难绕过去的,所以最终还是得坐下来聊这件事情。

      而其实我们也都知道,科技的发展上其实并不是比谁的进展更快,而是谁的专利最多能设置的障碍最多,因为条条大路通罗马,而我有一个专利我就卡掉一条大马路,你让我去你就得走很多的弯路。所以你可以说当路径被设置以后,卡住以后,你绕过去就得落后,可能一两年两三年,那到那个时候再过个两三年,可能6级就出来。是要这样子玩吗?肯定不是对?所以我相信美国人也把目光放在6级上面,甚至7系上面,而五g也就是这么着,毕竟绕不过就只能这样子,所以为我相信比拼的可能是6级,谁能掌握标准跟主动权,但不管怎样,现在对华为来说也是一个喘息之机。其实为什么这样的新闻会紧跟着一个一个出来,其实我们都会发现这个礼拜确实蛮神奇的,整个气氛有比较大的一个转变,我也在转变对?美也在转变,而且有一些带风向的东西出来,所谓的带风向是什么?这是涛哥经常说的,你去看有些海外的主流的一些媒体会有一些爆料,会有一些分析,会有一些所谓的相关的内幕。

      透露出来,那是谁透露给他们的?当然是有关人士对?那有关人士为什么要透露?那就是通过一个媒体的发声,你说他宣传也好,你说他放风也好,这都是一个为后续的一个确定要发生的事情做一些铺垫。前两天路透社泄露一个独家的消息,就是我国国安旗下的一个智库研究所,一个国际形势的判断,是认为目前我们的这个形势呃比1990年的时候,是国际对我们的这个负面的这个影响的不满达到最高峰。那这个智库所作的报告已经提交给上风,作为一个参考。那既然给路透社去放这些风,肯定是主动的一个行为。报告也提到说要做好各种准备,对?所以我相信这个都是提前有一些丰盛出来。有鉴于此就转向要大家稳一稳对?不要那么不必那么的战狼。毕竟在当下的这个热点之上也不是什么好消息,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所以有鉴于此有一个转变,呃老美那边也心领神会,也有这么一个台阶,而且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创是一个不错的合作的对象,因为他只要钱钱搞定,其实很多问题也就解决掉,所以相对于其他只讲价值观的那些个人来说,对?其实还是简单。所以如果从这样的角度来做预判,大概率其实还是今年胖可能会比较大一点概率连任,但问题是事情会就此平息吗?结束吗?没有,那只是短期性的一个行为。长期来看风险并不在今年,明年甚至是未来,很多时候我们看一个人的行为举止,包括说在一些国家的一些领导,你不要看他第一个任期,你要看他第二个任期,因为他也没有连任的压力,他干得好也好坏也好,要为自己追求一个所谓的历史定位,所谓的一个历史上的一个民生遗产。所以他会暴露出他最真实的那一面,无所顾忌的去做一些事情,那个时候才是值得我们担心的。       那个时候可能才是真实的,他它是更难搞的。好,其实说到这个问题,最后他再来说,其实因为疫情很多人都知道,这种中国制造业的转移的问题其实不绝于耳,产业的转移势必影响到我们的就业,我们的发展的未来。而且就现在疫情之下,我们很多时候都在讲复工复产,其实我们都知道复工,可是有多少人真正是完全复产的,它这个腹产是跟疫情之前达到同样的规模,还是只是有限度的复产,很多人都因为疫情的一些业务受到影响,自然钱就拿的少。即使没有被裁员,公司也受到影响,我们说复工是一回事,复产又是一回事,hundred percent的那种复产又是另外一回事情,而在全球化之下,我们的制造也不可能独善其身,而且各国的供应链也是有很大的依赖性的,哪怕我们说有50道工序里面有一道工序挂这个产品,就是没办法很好的做出来,人家不复工,我们也没有好的办法,而且全球疫情导致的一些市场上的衰退,啦生产的停滞也确实给我们带来冲击,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也的确造成一些企业会开始回流,但不管怎么说,从经济的角度上来说,回流也只是回流,一小部分也不可能全部回流,他可以回去,但是他很难复制中国制造业的整个操作系统,而从长远上来看,其实疫情总会被得到控制,只是说这个艰难的时刻,你我身处其中要坚持多久的问题,起码要到年底也许才会知道一个新的向和一个新的进展,天又冷,毕竟会不会卷土重来,现在没有人知道疫苗至少要一年才能研发成功,所以现在不过是半年时间,我们仍然要需要我们仍然需要坚持,我们仍然最起码还需要坚持半年。

  所以不管有没有境外的收入,不管中国的病例数控制得如何,我们必须仍然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就是我们不断的会遭受到可能内或者外的病毒的一个侵扰,长期共存。没办法的,大家都是如此。他其实他在说国内的人跟国外的人,其实其实大家关注的点不一样,为什么有一些西国家认为我们再看他们笑话,而且我们还很战狼,所谓的战狼在很多西媒体看来就是你本来就是生产,我们本来就制造业大国对?当需要医疗资源,当当需要医疗设备,医疗物资的时候,防疫物资的时候,有些状况有一些问题,都是有一些态度,就是大不不要买我们的,呀有本事自己去搞,呀但是从听的角度来说,别人就会认为这是拿一些防御的物资来威胁人家。相当于说这样的一个商品,我们说医疗商品被武器化,那么当它被武器化之后,就可能上升到一个跟安全相关的问题,就像美国人常说的这叫national security对?那问题也就出来,我们很多时候都说制造成本的优势,其实都是建立在跟安全没有关系的前提之下的。

      如果涉及到安全的问题,可能有的国家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在贵,也要把东西给弄出来。因为这事关安全,这不能以钱来算这个东西。所以如果我们也从这样的一个角度来说,也很好理解,跟安全相关的东西你怎么能算钱,而如果说对于安全的这个东西的理解,如果扩大化,那么随着一些不信任的上升,那么这样的产业的转移,这样的一个重新生产的一个情况就会变多,这是好事吗?我相信不是,而战狼式的一些其实它只是一个短期性的行为,它也不能是一个长期持久性的一个模式。因为谁都知道,当我们没有掌握话语权,而我们用特别战狼的时候,其实我们离世界可能就会远一点,也许也许我们成一丝之口舌,可是也许纯粹又误大局,而且最关键的是什么?越是比较底层的,其实约会是战狼式的这种口舌之争,可是反过来你却知道最终受伤的其实还是底层的人,还是普通人。

      这很多时候有些人没想明白看明白这些事情,想明白这些其实道理就出来,那同样的其实他可以看到一个观点,有一个专家认为中国制造业还处在一个比较低水平的维度上,而这个而这个问题其实跟工匠精神工匠人才是有密切的关联的。这位专家说他跟一个口罩上的朋友有一次聊天,他说做这个口罩大家都知道要用那个熔喷布,那么高端的熔喷布其实并不在中国,是在斯密达韩国那里,那么问题就来,就是这样一个所谓的熔喷布,就是能够吸附细菌病毒的这个关键的这个熔喷布,那你说它高端跟不高端到底在哪里?做口罩的业者,就说拉龙潘部其实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工序叫做助级,什么意思?就是让熔喷布要带上静电荷,那么当它带电更不带电之后,区别在哪里?区别就是口罩那口罩就对病毒有吸附能力,所以这个助级的工艺对于熔喷布的品质就非常的关键。

      韩国做出来的熔喷布,它的静电荷的存留的时间比中国高出一个数量级,所以关键在这个上面。他不是说有还是没有,我相信做出来的熔喷布都有都能吸附细菌,可是韩国做出来的高级的龙蟠布,他的进店能够存留的时间就是比中国多,所以我们说高级就高级在这里。那我专家就问这样的一个差异,是因为没有好的设备吗?是因为韩国人的设备更好吗?那位业者说其实不是,设备都差不多的,也可以问韩国买问题的关键在于工人的手艺一样的设备,不一样的手艺做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韩国在这个熔喷布在这个柱级的这个工序上面,他积累很多这样的经验,这不是单单靠机器能够完全弄出来的。而这样的工匠人才,这样带有独特性的,能做出高端货的人才,就是一个企业的手艺。而就从口罩这个东西上来说,其实这样的一个技术中国就不如韩国,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要明白,其实口罩做出来不稀奇,能做出高级的口罩的厂商却少之又少,关键不仅仅在于设备,更在于一些独特的工匠技术,低端的转移走一些,当高端的还差一点的时候,其实会有一些青黄不接的问题,其实也会对我们自身来说产生一些影响。

      其实他们还是觉得大家都得思考,无论是理财的能力,无论是投资的能力,无论是赚钱靠专业吃饭的人,我们的手艺怎么样?我们打磨出一些独特性,我们又从初级到高级,普通的谁都会做,可是高级的就那么几个。希望在这样的一个变化里面,我们都能都可以静下心来思考一下我们的不足之处我们走过的弯路。

 那么可转债虽然它不是一个大众化的金融产品,但是它整体的规模也比较可观,这个可转债的市场已经达到4000多个亿,那么像这种可转债,它既能变股票,也能变债券,而且还可以t加0的交易。当天买进买出多少次都随便你,它也没有涨跌幅的限制,它跟期货一样也很刺激,那由于有这些特点,可转向成为最近炒作的比较凶的一个金融产品。像一些面值为100块的债券,最高可以炒到400多块钱,回报率超过300%。所以很多人在打完新股之后又开始打可转债。那么理论上来说可转债是一种鱼和熊掌能够兼得的投资工具,因为可转债基本上是公司的债券,买以后,当然你就能够获得债券利息,同时它也有一个转的选项,可以把债券转成股票,那么这个选项就给很多人一个灵活性。

      如果公司股价涨,那么当然把债券换成股票,就可以享受股价上涨带来的投资回报,那如果股价不幸下跌,当然就继续持有这个债券,对?毕竟债券利息还是可以得到回报的,对于这样一个听着还不错的金融工具来说,关键有两个东西是要关注它,那关键最重要的其实还是在价格问题上,要关注两个价格,一个是转股的价格和赎回触发的一个价格。那么转股价我们说是投资者可以以该价格将手中的可转债换成股票,那理论上来说只要股价高于转股价,那么当然转成股以后就有利可图,那还有一个关注的价格叫做强行赎回的触发价。什么意思?就是一般发债的公司为保护自己的利益,有一条重要的条款,就是提前赎回的条款,那这里面的关键在于公司是要保护自己的利益,有这么一个条款,提前赎回的这个条款具体是什么意思?就是可转债的发行公司在提前赎回条款触发的情况之下,就有权利在这个债到期之前以债券面值加上利息,从投资者手中强行把这个债给买回去。

      从这个条款上我们就知道,那提前赎回条款其实有点像是一个公司的看涨期权,当公司的股价不断上涨的时候,那么当然那么当然公司它就会行使这个期权,毕竟它也能够享受股价上涨带来的好处。就这么说,要说这个强制赎回条款成立,就是要连续30个交易日里面有15个交易日,它的股的它的股票价格都在6块5以上,那么这个时候公司就可以面值100块加上利息来赎回这个可转账。那我们说这个强制赎回的条款,他是公司的权利,所以很多人所以很多时候大家会发现,有的公司它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已经触发这个条款,上市公司并没有去做这样的一个操作去赎回,那么有一些人就大意,于是就猛炒一把,把可转债给炒上去。但是我们说物极必反,像这种这么暴力的高收益,对?它必然也是高风险的产品,有一个可转债就在前两天被炒得特别厉害的可转债,一下子就跌到100多块钱,原本可以得到数倍回报的,他的账面上可能就瞬间清零,甚至亏损。

 更神奇的是如果按照可转债的规则,投资者可以等着被赎回亏7成左右,要么选择转股也要亏6成左右,如果以收盘价卖出去也要亏4成左右。那么这样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是因为一个叫惊叹,一个叫一个叫钛金科技的公司,他出个公告,他们的他们公司审议通过一个叫提前赎回这个可转债,同意公司对已经发行的可转债进行提前的赎回。那么问题来,一般当公司的股价上涨到触发达到提前赎回的条款的时候,其实就应该获利结,有些人为什么没有这么做,一直在等,一直在炒作,是因为这个金泰科技的股票在之前3月份的时候是连续30个交易中至少有15个交易日,它的收盘价格是不低于当期转股价格的130%的,其实已经算是触发提前赎回的条款。那么事实上也是有一部分的人去把它转成股票,并且获利结卖掉的分人,但是有一部分人他不甘心,他看到虽然触发条款,可是上市公司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和行为,他就觉得还可以继续弄对?所以有一部分的投资者却选择继续跟进,上市公司也很配合,这个钛金科技也发布公告,宣称他们不会行使提前赎回的这么一个权利。

      有些人以为就吃个定心丸,就疯狂的继续吵,那目的也是抱着这家公司,他不会选择提前赎回。当可转债的价格已经高到数倍的时候,它的市价已经远远高于转股的价格的时候,其实已经是已经是不合理,已经变成纯粹的投机,那这种就是属于刀口舔血。他最后当这个上市公司行使可转债赎回权益的时候,就玩完。所以你可以看到到最后都是一样,高风险往往有很多贪婪的人,我们说要被这些庄家收割,同时还要被这些所谓的规则收割。对于高溢价的可转债市场而言,其实其实这这跟原油宝差不多,也是一种4G的游戏,很多人其实都不清楚转股的溢价和存在和纯债券的溢价的概念,t加0以为t加0这种交易以及价格的大幅的波动,那主要还是上涨对?就开始前赴后继的涌入,搞得不好,跟原油宝是一样的,这就很多时候我们跟风跟到到快要以为自己可以收割的时候,其实却成别人的韭菜,所以涛哥还是要建议大家多解一些。

      在真正做的时候,在真正想去尝试去操作的时候,解清楚,不要光想着刺激,不要光想着涨和跌,这样的大幅的波动之下,我们的心跳承受得住吗?好,聊完。可转债的问题,再来聊一聊宏观面的话题,我刘鹤副总理与美国贸易代表以及财政部长打个电话,对?双都表示要加强宏观经济和公共卫生的合作,努力为China跟America的这个贸易的这个协议的落实创造有利的氛围和条件。然后双都同意保持沟通协调,那么突然传来这么一个非常重磅的消息,还是一个好消息,那有人就觉得好像双一直在对对?打口水战,怎么突然的到像是要消停一下吗?那我们这边的股票也是因为这面相关的情况它就涨,对?所以这算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对岸的创总是有这种搞事情翻过来颠过去的那种那种作风。

      果不其然,就在当天美国劳工部就公布4月份因为疫情美国损失2000多万个非农业人口的就业岗位,换算成失业率是达到14%,创在接受他最喜欢的fox news的时候,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说他认为我跟美的通话表示协议进展的还不错,蛮顺利的,但是对凡事都有。但是他说尽管他对这个贸易的协议感到非常的兴奋,但是他认为疫情改变他对这个协议的看法,他说我的感觉跟以前不一样,我对China一直是非常强硬的,然后创继续补充道说,他们必须要购买价值2000多亿美元的产品啦啦啦等等等等。那那个法克斯律师的主持人就问他,说他对于这个第一个阶段的这个协议怎么看的时候,要不要终止的时候创就说,如果你想知道真相,那我可以告诉你我非常的纠结,因为我还没有决定,所以他又开始玩起这种摇摆的行为。

   这也不意外,每次都是这副样子。这个协议执行的情况怎么样?那么是不是因为疫情疫情的问题,导致这个协议会延后,或者说执行不到位,或者说呃延期对?这个是可以的,而且也是被允许的,为什么?因为在这个协议当中有一个条款是允许就是两之中的任何一在自然灾害或者其他不可预见的情况之下,可以大家再协商。当然是不是要引用这条的条款,目前还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双之间的一个互通电话是有一定深意的。为什么这么说?其实在目前的情况之下,各取所需,那什么意思对?那当然我们说这个 Top还是要选的对?所以它需要中国买更多的农产品,缘由等等等等对?按照当时的想法跟进度,限定的时间里面是要买750亿,那么目前也因为疫情的原因,或者说种种其他面的原因,我只买大概220亿左右,所以这个差距还是蛮大的,所以创造的压力还是有的。

      那其实大家如果完全的翻脸,其实对谁都没有好处。而且中国现在的物价,包括这些猪肉,包括说一些农产品的就是 c p I的这个指数也还是比较高的,我也的确需要购买一些便宜的美国的这些豆农产品猪肉来一瓶一些物价对?这就是涛哥说的也是有各取所需的地。那么不仅如此,还有一个比较好的消息也出现,那就是最近有新闻爆料,美国商务部可能允许美国公司与中国华为重启谈判,共同制定5g网络的标准。其实原因也很简单,不管口水仗打再多,不管限制搞再多,最终你会发现华为的一些专利你很难绕过去,因为绕过去就会走很多的路,那倒不如还是把他拉进来,排除在外,反而其实让华为在5g网络的标准制定上获得更大的话语权。美国肯定是处于劣势的,华为到底握有多少的专利?根据德国的专利数据公司发布的一份关于5级标准专利声明的报告调查显示,截止到2020年的1月1号,全球一共有21,500多个5级专利,其中华为拥有3000多个,排名第一,其后分别是三星2700多个,中兴通讯2500多个,lg2300多个,诺基亚2100多个,和安理性1400多个,而目前华为在全球拥有有效的专利是85,000个,发明专利占比达到90%,而在欧洲那边华为的专利申请是3500多件,也是排名第一的,可见华为的很多专利,可见华为在专利数量上已经卡住核心的一些路径,所以要完全绕过去是很难绕过去的,所以最终还是得坐下来聊这件事情。

      而其实我们也都知道,科技的发展上其实并不是比谁的进展更快,而是谁的专利最多能设置的障碍最多,因为条条大路通罗马,而我有一个专利我就卡掉一条大马路,你让我去你就得走很多的弯路。所以你可以说当路径被设置以后,卡住以后,你绕过去就得落后,可能一两年两三年,那到那个时候再过个两三年,可能6级就出来。是要这样子玩吗?肯定不是对?所以我相信美国人也把目光放在6级上面,甚至7系上面,而五g也就是这么着,毕竟绕不过就只能这样子,所以为我相信比拼的可能是6级,谁能掌握标准跟主动权,但不管怎样,现在对华为来说也是一个喘息之机。其实为什么这样的新闻会紧跟着一个一个出来,其实我们都会发现这个礼拜确实蛮神奇的,整个气氛有比较大的一个转变,我也在转变对?美也在转变,而且有一些带风向的东西出来,所谓的带风向是什么?这是涛哥经常说的,你去看有些海外的主流的一些媒体会有一些爆料,会有一些分析,会有一些所谓的相关的内幕。

      透露出来,那是谁透露给他们的?当然是有关人士对?那有关人士为什么要透露?那就是通过一个媒体的发声,你说他宣传也好,你说他放风也好,这都是一个为后续的一个确定要发生的事情做一些铺垫。前两天路透社泄露一个独家的消息,就是我国国安旗下的一个智库研究所,一个国际形势的判断,是认为目前我们的这个形势呃比1990年的时候,是国际对我们的这个负面的这个影响的不满达到最高峰。那这个智库所作的报告已经提交给上风,作为一个参考。那既然给路透社去放这些风,肯定是主动的一个行为。报告也提到说要做好各种准备,对?所以我相信这个都是提前有一些丰盛出来。有鉴于此就转向要大家稳一稳对?不要那么不必那么的战狼。毕竟在当下的这个热点之上也不是什么好消息,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所以有鉴于此有一个转变,呃老美那边也心领神会,也有这么一个台阶,而且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创是一个不错的合作的对象,因为他只要钱钱搞定,其实很多问题也就解决掉,所以相对于其他只讲价值观的那些个人来说,对?其实还是简单。所以如果从这样的角度来做预判,大概率其实还是今年胖可能会比较大一点概率连任,但问题是事情会就此平息吗?结束吗?没有,那只是短期性的一个行为。长期来看风险并不在今年,明年甚至是未来,很多时候我们看一个人的行为举止,包括说在一些国家的一些领导,你不要看他第一个任期,你要看他第二个任期,因为他也没有连任的压力,他干得好也好坏也好,要为自己追求一个所谓的历史定位,所谓的一个历史上的一个民生遗产。所以他会暴露出他最真实的那一面,无所顾忌的去做一些事情,那个时候才是值得我们担心的。       那个时候可能才是真实的,他它是更难搞的。好,其实说到这个问题,最后他再来说,其实因为疫情很多人都知道,这种中国制造业的转移的问题其实不绝于耳,产业的转移势必影响到我们的就业,我们的发展的未来。而且就现在疫情之下,我们很多时候都在讲复工复产,其实我们都知道复工,可是有多少人真正是完全复产的,它这个腹产是跟疫情之前达到同样的规模,还是只是有限度的复产,很多人都因为疫情的一些业务受到影响,自然钱就拿的少。即使没有被裁员,公司也受到影响,我们说复工是一回事,复产又是一回事,hundred percent的那种复产又是另外一回事情,而在全球化之下,我们的制造也不可能独善其身,而且各国的供应链也是有很大的依赖性的,哪怕我们说有50道工序里面有一道工序挂这个产品,就是没办法很好的做出来,人家不复工,我们也没有好的办法,而且全球疫情导致的一些市场上的衰退,啦生产的停滞也确实给我们带来冲击,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也的确造成一些企业会开始回流,但不管怎么说,从经济的角度上来说,回流也只是回流,一小部分也不可能全部回流,他可以回去,但是他很难复制中国制造业的整个操作系统,而从长远上来看,其实疫情总会被得到控制,只是说这个艰难的时刻,你我身处其中要坚持多久的问题,起码要到年底也许才会知道一个新的向和一个新的进展,天又冷,毕竟会不会卷土重来,现在没有人知道疫苗至少要一年才能研发成功,所以现在不过是半年时间,我们仍然要需要我们仍然需要坚持,我们仍然最起码还需要坚持半年。

  所以不管有没有境外的收入,不管中国的病例数控制得如何,我们必须仍然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就是我们不断的会遭受到可能内或者外的病毒的一个侵扰,长期共存。没办法的,大家都是如此。他其实他在说国内的人跟国外的人,其实其实大家关注的点不一样,为什么有一些西国家认为我们再看他们笑话,而且我们还很战狼,所谓的战狼在很多西媒体看来就是你本来就是生产,我们本来就制造业大国对?当需要医疗资源,当当需要医疗设备,医疗物资的时候,防疫物资的时候,有些状况有一些问题,都是有一些态度,就是大不不要买我们的,呀有本事自己去搞,呀但是从听的角度来说,别人就会认为这是拿一些防御的物资来威胁人家。相当于说这样的一个商品,我们说医疗商品被武器化,那么当它被武器化之后,就可能上升到一个跟安全相关的问题,就像美国人常说的这叫national security对?那问题也就出来,我们很多时候都说制造成本的优势,其实都是建立在跟安全没有关系的前提之下的。

      如果涉及到安全的问题,可能有的国家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在贵,也要把东西给弄出来。因为这事关安全,这不能以钱来算这个东西。所以如果我们也从这样的一个角度来说,也很好理解,跟安全相关的东西你怎么能算钱,而如果说对于安全的这个东西的理解,如果扩大化,那么随着一些不信任的上升,那么这样的产业的转移,这样的一个重新生产的一个情况就会变多,这是好事吗?我相信不是,而战狼式的一些其实它只是一个短期性的行为,它也不能是一个长期持久性的一个模式。因为谁都知道,当我们没有掌握话语权,而我们用特别战狼的时候,其实我们离世界可能就会远一点,也许也许我们成一丝之口舌,可是也许纯粹又误大局,而且最关键的是什么?越是比较底层的,其实约会是战狼式的这种口舌之争,可是反过来你却知道最终受伤的其实还是底层的人,还是普通人。

      这很多时候有些人没想明白看明白这些事情,想明白这些其实道理就出来,那同样的其实他可以看到一个观点,有一个专家认为中国制造业还处在一个比较低水平的维度上,而这个而这个问题其实跟工匠精神工匠人才是有密切的关联的。这位专家说他跟一个口罩上的朋友有一次聊天,他说做这个口罩大家都知道要用那个熔喷布,那么高端的熔喷布其实并不在中国,是在斯密达韩国那里,那么问题就来,就是这样一个所谓的熔喷布,就是能够吸附细菌病毒的这个关键的这个熔喷布,那你说它高端跟不高端到底在哪里?做口罩的业者,就说拉龙潘部其实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工序叫做助级,什么意思?就是让熔喷布要带上静电荷,那么当它带电更不带电之后,区别在哪里?区别就是口罩那口罩就对病毒有吸附能力,所以这个助级的工艺对于熔喷布的品质就非常的关键。

      韩国做出来的熔喷布,它的静电荷的存留的时间比中国高出一个数量级,所以关键在这个上面。他不是说有还是没有,我相信做出来的熔喷布都有都能吸附细菌,可是韩国做出来的高级的龙蟠布,他的进店能够存留的时间就是比中国多,所以我们说高级就高级在这里。那我专家就问这样的一个差异,是因为没有好的设备吗?是因为韩国人的设备更好吗?那位业者说其实不是,设备都差不多的,也可以问韩国买问题的关键在于工人的手艺一样的设备,不一样的手艺做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韩国在这个熔喷布在这个柱级的这个工序上面,他积累很多这样的经验,这不是单单靠机器能够完全弄出来的。而这样的工匠人才,这样带有独特性的,能做出高端货的人才,就是一个企业的手艺。而就从口罩这个东西上来说,其实这样的一个技术中国就不如韩国,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要明白,其实口罩做出来不稀奇,能做出高级的口罩的厂商却少之又少,关键不仅仅在于设备,更在于一些独特的工匠技术,低端的转移走一些,当高端的还差一点的时候,其实会有一些青黄不接的问题,其实也会对我们自身来说产生一些影响。

      其实他们还是觉得大家都得思考,无论是理财的能力,无论是投资的能力,无论是赚钱靠专业吃饭的人,我们的手艺怎么样?我们打磨出一些独特性,我们又从初级到高级,普通的谁都会做,可是高级的就那么几个。希望在这样的一个变化里面,我们都能都可以静下心来思考一下我们的不足之处我们走过的弯路。 那么可转债虽然它不是一个大众化的金融产品,但是它整体的规模也比较可观,这个可转债的市场已经达到4000多个亿,那么像这种可转债,它既能变股票,也能变债券,而且还可以t加0的交易。当天买进买出多少次都随便你,它也没有涨跌幅的限制,它跟期货一样也很刺激,那由于有这些特点,可转向成为最近炒作的比较凶的一个金融产品。像一些面值为100块的债券,最高可以炒到400多块钱,回报率超过300%。所以很多人在打完新股之后又开始打可转债。那么理论上来说可转债是一种鱼和熊掌能够兼得的投资工具,因为可转债基本上是公司的债券,买以后,当然你就能够获得债券利息,同时它也有一个转的选项,可以把债券转成股票,那么这个选项就给很多人一个灵活性。

      如果公司股价涨,那么当然把债券换成股票,就可以享受股价上涨带来的投资回报,那如果股价不幸下跌,当然就继续持有这个债券,对?毕竟债券利息还是可以得到回报的,对于这样一个听着还不错的金融工具来说,关键有两个东西是要关注它,那关键最重要的其实还是在价格问题上,要关注两个价格,一个是转股的价格和赎回触发的一个价格。那么转股价我们说是投资者可以以该价格将手中的可转债换成股票,那理论上来说只要股价高于转股价,那么当然转成股以后就有利可图,那还有一个关注的价格叫做强行赎回的触发价。什么意思?就是一般发债的公司为保护自己的利益,有一条重要的条款,就是提前赎回的条款,那这里面的关键在于公司是要保护自己的利益,有这么一个条款,提前赎回的这个条款具体是什么意思?就是可转债的发行公司在提前赎回条款触发的情况之下,就有权利在这个债到期之前以债券面值加上利息,从投资者手中强行把这个债给买回去。

      从这个条款上我们就知道,那提前赎回条款其实有点像是一个公司的看涨期权,当公司的股价不断上涨的时候,那么当然那么当然公司它就会行使这个期权,毕竟它也能够享受股价上涨带来的好处。就这么说,要说这个强制赎回条款成立,就是要连续30个交易日里面有15个交易日,它的股的它的股票价格都在6块5以上,那么这个时候公司就可以面值100块加上利息来赎回这个可转账。那我们说这个强制赎回的条款,他是公司的权利,所以很多人所以很多时候大家会发现,有的公司它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已经触发这个条款,上市公司并没有去做这样的一个操作去赎回,那么有一些人就大意,于是就猛炒一把,把可转债给炒上去。但是我们说物极必反,像这种这么暴力的高收益,对?它必然也是高风险的产品,有一个可转债就在前两天被炒得特别厉害的可转债,一下子就跌到100多块钱,原本可以得到数倍回报的,他的账面上可能就瞬间清零,甚至亏损。

 更神奇的是如果按照可转债的规则,投资者可以等着被赎回亏7成左右,要么选择转股也要亏6成左右,如果以收盘价卖出去也要亏4成左右。那么这样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是因为一个叫惊叹,一个叫一个叫钛金科技的公司,他出个公告,他们的他们公司审议通过一个叫提前赎回这个可转债,同意公司对已经发行的可转债进行提前的赎回。那么问题来,一般当公司的股价上涨到触发达到提前赎回的条款的时候,其实就应该获利结,有些人为什么没有这么做,一直在等,一直在炒作,是因为这个金泰科技的股票在之前3月份的时候是连续30个交易中至少有15个交易日,它的收盘价格是不低于当期转股价格的130%的,其实已经算是触发提前赎回的条款。那么事实上也是有一部分的人去把它转成股票,并且获利结卖掉的分人,但是有一部分人他不甘心,他看到虽然触发条款,可是上市公司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和行为,他就觉得还可以继续弄对?所以有一部分的投资者却选择继续跟进,上市公司也很配合,这个钛金科技也发布公告,宣称他们不会行使提前赎回的这么一个权利。

      有些人以为就吃个定心丸,就疯狂的继续吵,那目的也是抱着这家公司,他不会选择提前赎回。当可转债的价格已经高到数倍的时候,它的市价已经远远高于转股的价格的时候,其实已经是已经是不合理,已经变成纯粹的投机,那这种就是属于刀口舔血。他最后当这个上市公司行使可转债赎回权益的时候,就玩完。所以你可以看到到最后都是一样,高风险往往有很多贪婪的人,我们说要被这些庄家收割,同时还要被这些所谓的规则收割。对于高溢价的可转债市场而言,其实其实这这跟原油宝差不多,也是一种4G的游戏,很多人其实都不清楚转股的溢价和存在和纯债券的溢价的概念,t加0以为t加0这种交易以及价格的大幅的波动,那主要还是上涨对?就开始前赴后继的涌入,搞得不好,跟原油宝是一样的,这就很多时候我们跟风跟到到快要以为自己可以收割的时候,其实却成别人的韭菜,所以涛哥还是要建议大家多解一些。

      在真正做的时候,在真正想去尝试去操作的时候,解清楚,不要光想着刺激,不要光想着涨和跌,这样的大幅的波动之下,我们的心跳承受得住吗?好,聊完。可转债的问题,再来聊一聊宏观面的话题,我刘鹤副总理与美国贸易代表以及财政部长打个电话,对?双都表示要加强宏观经济和公共卫生的合作,努力为China跟America的这个贸易的这个协议的落实创造有利的氛围和条件。然后双都同意保持沟通协调,那么突然传来这么一个非常重磅的消息,还是一个好消息,那有人就觉得好像双一直在对对?打口水战,怎么突然的到像是要消停一下吗?那我们这边的股票也是因为这面相关的情况它就涨,对?所以这算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对岸的创总是有这种搞事情翻过来颠过去的那种那种作风。

      果不其然,就在当天美国劳工部就公布4月份因为疫情美国损失2000多万个非农业人口的就业岗位,换算成失业率是达到14%,创在接受他最喜欢的fox news的时候,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说他认为我跟美的通话表示协议进展的还不错,蛮顺利的,但是对凡事都有。但是他说尽管他对这个贸易的协议感到非常的兴奋,但是他认为疫情改变他对这个协议的看法,他说我的感觉跟以前不一样,我对China一直是非常强硬的,然后创继续补充道说,他们必须要购买价值2000多亿美元的产品啦啦啦等等等等。那那个法克斯律师的主持人就问他,说他对于这个第一个阶段的这个协议怎么看的时候,要不要终止的时候创就说,如果你想知道真相,那我可以告诉你我非常的纠结,因为我还没有决定,所以他又开始玩起这种摇摆的行为。

   这也不意外,每次都是这副样子。这个协议执行的情况怎么样?那么是不是因为疫情疫情的问题,导致这个协议会延后,或者说执行不到位,或者说呃延期对?这个是可以的,而且也是被允许的,为什么?因为在这个协议当中有一个条款是允许就是两之中的任何一在自然灾害或者其他不可预见的情况之下,可以大家再协商。当然是不是要引用这条的条款,目前还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双之间的一个互通电话是有一定深意的。为什么这么说?其实在目前的情况之下,各取所需,那什么意思对?那当然我们说这个 Top还是要选的对?所以它需要中国买更多的农产品,缘由等等等等对?按照当时的想法跟进度,限定的时间里面是要买750亿,那么目前也因为疫情的原因,或者说种种其他面的原因,我只买大概220亿左右,所以这个差距还是蛮大的,所以创造的压力还是有的。

      那其实大家如果完全的翻脸,其实对谁都没有好处。而且中国现在的物价,包括这些猪肉,包括说一些农产品的就是 c p I的这个指数也还是比较高的,我也的确需要购买一些便宜的美国的这些豆农产品猪肉来一瓶一些物价对?这就是涛哥说的也是有各取所需的地。那么不仅如此,还有一个比较好的消息也出现,那就是最近有新闻爆料,美国商务部可能允许美国公司与中国华为重启谈判,共同制定5g网络的标准。其实原因也很简单,不管口水仗打再多,不管限制搞再多,最终你会发现华为的一些专利你很难绕过去,因为绕过去就会走很多的路,那倒不如还是把他拉进来,排除在外,反而其实让华为在5g网络的标准制定上获得更大的话语权。美国肯定是处于劣势的,华为到底握有多少的专利?根据德国的专利数据公司发布的一份关于5级标准专利声明的报告调查显示,截止到2020年的1月1号,全球一共有21,500多个5级专利,其中华为拥有3000多个,排名第一,其后分别是三星2700多个,中兴通讯2500多个,lg2300多个,诺基亚2100多个,和安理性1400多个,而目前华为在全球拥有有效的专利是85,000个,发明专利占比达到90%,而在欧洲那边华为的专利申请是3500多件,也是排名第一的,可见华为的很多专利,可见华为在专利数量上已经卡住核心的一些路径,所以要完全绕过去是很难绕过去的,所以最终还是得坐下来聊这件事情。

      而其实我们也都知道,科技的发展上其实并不是比谁的进展更快,而是谁的专利最多能设置的障碍最多,因为条条大路通罗马,而我有一个专利我就卡掉一条大马路,你让我去你就得走很多的弯路。所以你可以说当路径被设置以后,卡住以后,你绕过去就得落后,可能一两年两三年,那到那个时候再过个两三年,可能6级就出来。是要这样子玩吗?肯定不是对?所以我相信美国人也把目光放在6级上面,甚至7系上面,而五g也就是这么着,毕竟绕不过就只能这样子,所以为我相信比拼的可能是6级,谁能掌握标准跟主动权,但不管怎样,现在对华为来说也是一个喘息之机。其实为什么这样的新闻会紧跟着一个一个出来,其实我们都会发现这个礼拜确实蛮神奇的,整个气氛有比较大的一个转变,我也在转变对?美也在转变,而且有一些带风向的东西出来,所谓的带风向是什么?这是涛哥经常说的,你去看有些海外的主流的一些媒体会有一些爆料,会有一些分析,会有一些所谓的相关的内幕。

      透露出来,那是谁透露给他们的?当然是有关人士对?那有关人士为什么要透露?那就是通过一个媒体的发声,你说他宣传也好,你说他放风也好,这都是一个为后续的一个确定要发生的事情做一些铺垫。前两天路透社泄露一个独家的消息,就是我国国安旗下的一个智库研究所,一个国际形势的判断,是认为目前我们的这个形势呃比1990年的时候,是国际对我们的这个负面的这个影响的不满达到最高峰。那这个智库所作的报告已经提交给上风,作为一个参考。那既然给路透社去放这些风,肯定是主动的一个行为。报告也提到说要做好各种准备,对?所以我相信这个都是提前有一些丰盛出来。有鉴于此就转向要大家稳一稳对?不要那么不必那么的战狼。毕竟在当下的这个热点之上也不是什么好消息,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所以有鉴于此有一个转变,呃老美那边也心领神会,也有这么一个台阶,而且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创是一个不错的合作的对象,因为他只要钱钱搞定,其实很多问题也就解决掉,所以相对于其他只讲价值观的那些个人来说,对?其实还是简单。所以如果从这样的角度来做预判,大概率其实还是今年胖可能会比较大一点概率连任,但问题是事情会就此平息吗?结束吗?没有,那只是短期性的一个行为。长期来看风险并不在今年,明年甚至是未来,很多时候我们看一个人的行为举止,包括说在一些国家的一些领导,你不要看他第一个任期,你要看他第二个任期,因为他也没有连任的压力,他干得好也好坏也好,要为自己追求一个所谓的历史定位,所谓的一个历史上的一个民生遗产。所以他会暴露出他最真实的那一面,无所顾忌的去做一些事情,那个时候才是值得我们担心的。       那个时候可能才是真实的,他它是更难搞的。好,其实说到这个问题,最后他再来说,其实因为疫情很多人都知道,这种中国制造业的转移的问题其实不绝于耳,产业的转移势必影响到我们的就业,我们的发展的未来。而且就现在疫情之下,我们很多时候都在讲复工复产,其实我们都知道复工,可是有多少人真正是完全复产的,它这个腹产是跟疫情之前达到同样的规模,还是只是有限度的复产,很多人都因为疫情的一些业务受到影响,自然钱就拿的少。即使没有被裁员,公司也受到影响,我们说复工是一回事,复产又是一回事,hundred percent的那种复产又是另外一回事情,而在全球化之下,我们的制造也不可能独善其身,而且各国的供应链也是有很大的依赖性的,哪怕我们说有50道工序里面有一道工序挂这个产品,就是没办法很好的做出来,人家不复工,我们也没有好的办法,而且全球疫情导致的一些市场上的衰退,啦生产的停滞也确实给我们带来冲击,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也的确造成一些企业会开始回流,但不管怎么说,从经济的角度上来说,回流也只是回流,一小部分也不可能全部回流,他可以回去,但是他很难复制中国制造业的整个操作系统,而从长远上来看,其实疫情总会被得到控制,只是说这个艰难的时刻,你我身处其中要坚持多久的问题,起码要到年底也许才会知道一个新的向和一个新的进展,天又冷,毕竟会不会卷土重来,现在没有人知道疫苗至少要一年才能研发成功,所以现在不过是半年时间,我们仍然要需要我们仍然需要坚持,我们仍然最起码还需要坚持半年。

  所以不管有没有境外的收入,不管中国的病例数控制得如何,我们必须仍然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就是我们不断的会遭受到可能内或者外的病毒的一个侵扰,长期共存。没办法的,大家都是如此。他其实他在说国内的人跟国外的人,其实其实大家关注的点不一样,为什么有一些西国家认为我们再看他们笑话,而且我们还很战狼,所谓的战狼在很多西媒体看来就是你本来就是生产,我们本来就制造业大国对?当需要医疗资源,当当需要医疗设备,医疗物资的时候,防疫物资的时候,有些状况有一些问题,都是有一些态度,就是大不不要买我们的,呀有本事自己去搞,呀但是从听的角度来说,别人就会认为这是拿一些防御的物资来威胁人家。相当于说这样的一个商品,我们说医疗商品被武器化,那么当它被武器化之后,就可能上升到一个跟安全相关的问题,就像美国人常说的这叫national security对?那问题也就出来,我们很多时候都说制造成本的优势,其实都是建立在跟安全没有关系的前提之下的。

      如果涉及到安全的问题,可能有的国家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在贵,也要把东西给弄出来。因为这事关安全,这不能以钱来算这个东西。所以如果我们也从这样的一个角度来说,也很好理解,跟安全相关的东西你怎么能算钱,而如果说对于安全的这个东西的理解,如果扩大化,那么随着一些不信任的上升,那么这样的产业的转移,这样的一个重新生产的一个情况就会变多,这是好事吗?我相信不是,而战狼式的一些其实它只是一个短期性的行为,它也不能是一个长期持久性的一个模式。因为谁都知道,当我们没有掌握话语权,而我们用特别战狼的时候,其实我们离世界可能就会远一点,也许也许我们成一丝之口舌,可是也许纯粹又误大局,而且最关键的是什么?越是比较底层的,其实约会是战狼式的这种口舌之争,可是反过来你却知道最终受伤的其实还是底层的人,还是普通人。

      这很多时候有些人没想明白看明白这些事情,想明白这些其实道理就出来,那同样的其实他可以看到一个观点,有一个专家认为中国制造业还处在一个比较低水平的维度上,而这个而这个问题其实跟工匠精神工匠人才是有密切的关联的。这位专家说他跟一个口罩上的朋友有一次聊天,他说做这个口罩大家都知道要用那个熔喷布,那么高端的熔喷布其实并不在中国,是在斯密达韩国那里,那么问题就来,就是这样一个所谓的熔喷布,就是能够吸附细菌病毒的这个关键的这个熔喷布,那你说它高端跟不高端到底在哪里?做口罩的业者,就说拉龙潘部其实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工序叫做助级,什么意思?就是让熔喷布要带上静电荷,那么当它带电更不带电之后,区别在哪里?区别就是口罩那口罩就对病毒有吸附能力,所以这个助级的工艺对于熔喷布的品质就非常的关键。

      韩国做出来的熔喷布,它的静电荷的存留的时间比中国高出一个数量级,所以关键在这个上面。他不是说有还是没有,我相信做出来的熔喷布都有都能吸附细菌,可是韩国做出来的高级的龙蟠布,他的进店能够存留的时间就是比中国多,所以我们说高级就高级在这里。那我专家就问这样的一个差异,是因为没有好的设备吗?是因为韩国人的设备更好吗?那位业者说其实不是,设备都差不多的,也可以问韩国买问题的关键在于工人的手艺一样的设备,不一样的手艺做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韩国在这个熔喷布在这个柱级的这个工序上面,他积累很多这样的经验,这不是单单靠机器能够完全弄出来的。而这样的工匠人才,这样带有独特性的,能做出高端货的人才,就是一个企业的手艺。而就从口罩这个东西上来说,其实这样的一个技术中国就不如韩国,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要明白,其实口罩做出来不稀奇,能做出高级的口罩的厂商却少之又少,关键不仅仅在于设备,更在于一些独特的工匠技术,低端的转移走一些,当高端的还差一点的时候,其实会有一些青黄不接的问题,其实也会对我们自身来说产生一些影响。

      其实他们还是觉得大家都得思考,无论是理财的能力,无论是投资的能力,无论是赚钱靠专业吃饭的人,我们的手艺怎么样?我们打磨出一些独特性,我们又从初级到高级,普通的谁都会做,可是高级的就那么几个。希望在这样的一个变化里面,我们都能都可以静下心来思考一下我们的不足之处我们走过的弯路。

文章来源: 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