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资讯 > 财经新闻 > 正文 >

危机十年后的思考

2020-09-02 18:18:28 | 作者:佚名| 来源:财经网 |

        为应对金融危机导致的。影响。特别是对。各国。金融市场。和经济以及全球金融市场。不稳定带来的影响都付出大量的努力。其中。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人物。他们从头至尾都参与一些重要的决策。他们也是这个过程中维护全球金融稳定的。操盘者。我们今天特别有幸请到在这个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作用的两位重量级的人物。他们是。美国前财长。 先生。以及中国前政协副主席、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先生。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的到来。亨利保尔森。美国前财政部长。周小川,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作为金融危机。,应对的操盘手和一些重大决策的参与者。你们觉得。在应对金融危机的过程中。你们做过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然后你们觉得最引以自豪的事情是什么?   。

危机十年后的思考

第一个就是全球金融危机以后,这个通过这个20这个平台。,以及和国际组织共同合作的,大家出台一系列这个有助于缓解危机和恢复的这些政策。,像这个保尔森先生所说的,我还记得2008年,最开始大家怎么去。,研究如何对待两房房利美房地美的事儿。后来就在这个11月初,在巴西圣保罗20部长会和央行行长会。,大家形成一个如何这个走出危机的这些认识。,紧跟着这个会就是刚才所提到的20第一次在华盛顿的首脑会。

危机十年后的思考

      这中间就有很多歩步法。特别是这个增加的这个救助的资源。等等这些最终。,虽然也不是说很迅速很成功,但是总之避免这个危机的这个进一步的传染扩散。,第二件事,我觉得中国做一件对的事就是。,在2008年10月份。,这个北京经过讨论形成。这个要搞一个这个经济刺激计划。,就定居77这话也随后就是在2008年11月,就是正好我们在开20部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的时候得以宣布出来。,那么这个是作为中国的对于。,这个全球金融危机的解决面,做出的一个重要的贡献。一般其他国家可能做不中国这么快。再有第三个事情,全球大家共同思考分析飞机产生的原因。,然后出台很多这个今后为使这个。,金融机构健康化为使金融市场健康化。,所出台的一系列的这个政策和这个新的规则。

危机十年后的思考

      ,包括像巴塞尔3这个协议,包括对于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这个问题。其中也这也涉及到一个难题,就是危机期间对这些系统重要性的机构。,到底救还是不救,要不救的话。的危机可能扩散的更厉害。,传染性更强。,恐慌更严重。,但是要救的话,大家都不愿意说纳税人出钱去救。所以最后肯定要找一个平衡点。是,究竟什么是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哪些是。,尽可能不救,避免制造道德风险哪些,你还不得不救。,然后但以后还要加强对他们的这个这个各种标准的执行的这个这个要要有所提高,监管也要有所加强。但是尽管做这些事情,也不见得说能够防止下一次进入危机。因为每次危机的情况可能都不一样。,那么这这如果说我们做什么事情,觉得可以稍微吹嘘一下的话。,我觉得中国就是。,这个正好在金融危机之前。

危机十年后的思考

对于金融机构的健康化做不少工作。就是那时候除农行以外是?。工行、中行、建行、交行这些都完成股份制改造和上市。其中这个高盛公司还航本人,在这中间都做大量的工作。进行这些改造,充实的资本。,这个。使得在这个危机冲击颇来的时候。,他们相对来讲这个健康状况还比较好。不是一下就能冲到。,这件事儿可能在10点上也是个运气。如果要是说再拖几年的话,那可能这个危机的时候就比较难以赢得。我就先说这些从两位谈的总结和体会中,我们大致可以赶到就是。从 来说,他作为当时美国财政部的部长。在美国那样一个决策程序和决策体制比较复杂的一种环境下,依然做出这个。,具有决定性的。,强有力的一些举措。比如说对那些具有系统重要性或者是   的那种。,金融机构最后进行国有的注资很快起到这个房子。

危机十年后的思考

      这个恐慌情绪蔓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稳定金融市场这样的作用。小川主席刚才说从中国的情况看,当时中国并不是特别困难。说实在的,但是也采取刺激性的做措施。财政的货币的都有。实际上中国经济的稳定。应该说在那之后有一波小的这个增长的高潮,对全球市场的稳定,特别对大宗商品的价格的稳定,我觉得也是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实际上是对全球经济的复苏是做出当时很重要的一个贡献。当然这也是有成本的。,那接下来我们再来第二个问题也是问两位先生的。就是金融危机10年已经过去。,我们。都说过去搞政策的是要有先见之明。当然10年过去之后,我们站在。,就是后见之明的这个角度来看问题。你们两位认为。如果我们在从头开始这么一个过程。你们会不会做一些。不同于以往的一些事情。

     就是有没有一些别的更好的一些做法来应对金融危机。

   因为亚洲金融风暴的时候,中国这个金融业是非常危险的这么一个状况。那时候你回想起来,就是说假如在亚洲锋金融风波之前,中国这个金融业改革开放能够布置走大一点,资本要充足,资本充足的。首先一条就是会计标准。要要提高,最好就是执行国际的这个可会计标准,然后使得的这个贷款分类更加真实。所以你知道你到底有多少这个不良资产。,这就不良资产会消耗多少资本。只有在这个基础上你才知道资本充足还是不充足是?这个同时更早的进行股份制改造,公司化股份制改造。,这个然后通过资本市场补充资本。但是即便做的更好,我倒并不觉得说经过反思以后,就能问候真正避免金融危机。因为金融危机我是意思的。每次跟每次多多少都有些不一样。特别是触发事件是很不一样的。经过几轮金融金融危机的,至少说我们现在全球得出的一些经验教训,我认为也是非常。

      有益的。,第一个宏观政策要搞正确。不要因为宏观上面对于这个。货币总供应量、价格、流动性面的这个。,出太大的差错。,尽管这些差错也并不见得是危机的本质。但是他创造一种条件。这种条件它可以行使的其他一些政策或者行为。这个法生。,产出问题。就有土壤。包括中国也是这样。其实这个这些宏观政策,往往他是。,需要更长远一点的考虑。,同时你也不能着急,包括危机以后你的刺激计划,你出台这这几句话,他肯定不会在。一个月内,就产生效果的,至少他要有个什么半年左右的时间滞后期。才能够产生效果。这些也是货币政策的基本原理。但是你一看着急说,哎呀怎么还不行,然后就不断加码,不断加码的话。这个可能就不符合客观规律。第二个就是说监管还是是要加强的。,那么最后一个,我想这个回应抗旱克的这个东西说法。

      就是实际上,如果有这种突发性的危机,而且今后这种突发性危机可能突发性更强。因为为什么?现在我们有很多这个这个。,计算机网络系统有计算机交易程序、高频交易,这些都会使事件的爆发和处罚。更迅速。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出问题以后。我们没有一个。这个最终金融稳定的这个权威或者说授权的做什么。你像美国说倒是没有授权,有些是做不。,所以今后出这个紧急情况下的,谁这个来出面解决这样的问题。能够在迅速的做出反应。0。防止这个。危机传染蔓延。防止恐慌的这个发生,这个。估计。还需要进一步研究讨论。另外我再问一下小川主席一个追问一个问题。刚才还提到美国的两房。因为两旁出问题之后,两债券价格也出现巨大的波动。我就问小川主席一个问题。那个时候国家外汇储备的资产里头肯定是有两房的债券的。

      在这一轮过程中。这个。两房债券是。损失还是挣钱,像储备管理是,,或者是商业银行的这个这个这个他的这个。,头寸的管理。,你如果去看。他哪一个产品盈利,哪个产品亏损,你会发现有很多产品都有亏损的。但是最后加起来的亏损的产品,可能比盈利的产品还是少。最后加到一块儿的。他就。而他最后总的盈利。那么还是一个东不亮西亮的问题。所以我我是可以说的。这个这个。不仅是两房。还有希腊这些事儿来。中国都没有亏。美国的杠杆率,金融危机之后应该说是下降的不少。但是中国的杠杆率实际上从2008年的160%可能涨到目前接近260%。所以一直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认为全球经济的复苏是不稳定。的,而且债务还在高涨。这个可能会。导致一些新的脆弱因素。有可能赢。引起新一轮的这个危机。

      我不知道,两位先生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文章来源: 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