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财 > 银行 > 正文 >

银行的挑战(1)

2020-09-02 18:18:29 | 作者:佚名| 来源:财经网 |

银行是如何计算货币流通速度的?当然这也要运用纽科姆程式,再加上基础的数学知识。因为等于。所以由等于除以。货币流通速度就是每隔一定时期。货币总量为并以提供支出而周转的次数。他等于除以货币总量。我们假设出现经济衰退,并且中央银行已经增加货币总量来刺激新的增长。但没有产生效果。他们接下来还能做些什么?如果货币总量流通速度已经出现下降,他们首先就会进行检查。而后在研究狭义货币与广义货币的相对表现。这样他们就可以知道货币流到哪里去。如果流通速度真的下降,他们可能就会看到广义货币的表现超过狭义货币。现在来考虑一种情况,货币流通速度实际上的确下降。因此抵消刺激经济的企图。货币卡在流通链条的某个环节。但究竟卡在哪儿?首先能想到的是消费者。

银行的挑战(1)

      可能是货币到消费者的手中之后,其流通就变得粘滞。因为人们心理上有忧虑,并且正在逐步增加预防性的现金储备。为对应艰难的岁月而节约金钱。如果人们认为银行可能会倒闭的话,那么这部分货币甚至会被人们以有形现金的形式持有。与消费者有关的一些典型征兆,是有形货币的流通速度下降。货币市场基金快速增长以及较低的下降的商业消费者信心。再一个因素是商业银行银行预计人们会及时偿付债务,但在衰退期间,银行存在需要面对的问题。因为此时只有那些可靠的客户才能归还现金。而那些劣质客户已经没有足够的偿付能力。这意味着银行最终要削减业务量,并且平均信用风险会上升。需要承担双重的挤压。这可能导致凯恩斯的流动性陷阱。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受到如此大的损害,以至于他们不敢或者不能完全担当传导中央银行的任何货币政策的职能。

银行的挑战(1)

 根据所谓的已经有100多个国家签署的巴塞尔协议银行。只有满足特定的资本要求,才获准放贷。当金融机构开始倒闭的时候,银行危机就扩大。每一次一家银行破产,都会在纳税人、股东、存款人和债权人之间造成损失与痛苦。此外,银行通常要发掘有关客户亲密度的,有价值的信息。如果银行倒闭,这种信息大部分也就损失掉。这意味着遭遇破产的银行的许多有信誉的客户在再次贷款融资时,又要面临与那些对自己不够解的其他金融机构打交道的问题。而且纯粹的银行失败的威胁,还意味着银行机构彼此之间丧失信心。从而抑制货币的自由流动。凯恩斯流动性陷阱的两个最普遍的征兆是银行股票价格下跌,而债券价格上涨。测量的黏滞货币3或者4流通速度超过快速流通货币1和。这种情况发生于20世纪30年代的全球大萧条时期和90年代的日本。

银行的挑战(1)

      在1990年3月,日本能够满足8%的资本充足率要求的地区,银行数量还有50家。而到9月时,仅仅剩下4家。关于货币棉质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欧文费雪的债务。景色机制在起作用。资产价格正在下跌,所以资产负债表也正在恶化。于是导致廉价抛售与债务偿还的恶性循环。这降低货币流通速度。债务紧缩的征兆,包括恒高的债务水平很高的借款服务成本。当然还有快速下跌的资产价格。如果其实还有许多公司大量举借外债,从而发生货币危机。债务紧缩就会被进一步放大。20世纪90年代的日本。1997至1998年,新兴的东亚国家已经2000年互联网泡沫崩溃后的不幸后果。都是这面实实在在的例子。如果经济衰退恶化到出现银行危机的程度,会造成什么不同的后果吗?2001年,霍格斯雷斯与萨波塔所做的一项研究说明。

银行的挑战(1)

      一次银行危机过后,总产出的平均损失为的6%到8%。但是如果还存在货币危机的话,损失会上升到的10%。这些数字表明社会整体所蒙受的损失。但是这三位经济学家还研究政府所承担的干预成本、税收损失等问题。他们发现发达国家为此付出的代价是的12%。新兴经济体则要付出的18%。所有国家为此付出的成本平均为的16%。但是这种成本的大小,对于是否存在货币危机表现出很强的依赖性。在仅有银行危机的情况下。这个成本是的4.5%。而对存在双重危机的情况来说,这个成本就大幅攀升到的23%。政府的损失可能超过社会蒙受的总损失。因为大量的政府成本是比货币的再分配有关的。这些成本是巨大的。因此如果有办法能够避免的话,那显然太好。问题是怎样才能避免?这是我们的第五个挑战。

银行的挑战(1)

      挑战5。阻止货币流通速度的严重下降。中央银行在处理货币流通速度严重下降的问题时。多数情况下,会不断采取传统的刺激法。并预期只要时间足够长,这种刺激就能够发挥作用。然而中央银行还是会遇到一个真正的难题。这就是其所面对的第五大挑战。尽管中央银行利率降低到0。但他发现,即使这样做,刺激的力度仍然不够。或者是商业银行卖给中央银行的政府债券数量达不到中央银行的要求。在遭遇这种难题时,中央银行可能需要考虑一些非传统的补救案。20世纪90年代的日本遭受货币流通速度下降与棉质货币的全部三种征兆。民众储存货币银行资产负债表太过脆弱而无力创造新的信用。并且资产价格快速下跌。但是中央银行仍然是做出蜗牛时的反应。并未能运用多种非传统的战略来更加快速的解决问题。

  然而我们也不应忘记那些让人震惊的案例。有些时候中央银行因为所采取的刺激力度太大而遭受失败。这里的问题是对未来的经济增长要能做出准确的预测。这也正是中央银行所面临的第六个挑战。挑战6。预测增长。我们回忆一下具有英国口味的中央银行业务。其核心是向着自然速度的极限来驾驭经济增长。然而只有在能够预测的情况下,你才能驾驭好经济的增长。为此,我们需要有领先指标来做预测。诚然,不同的组织机构会按照不同的法利用这些指标。因此我们可以用美国经济咨商会所采用的指标为例加以分析。经济咨商会指数的第一个指标是货币攻击的扩张。这个因素被认为是所有指标中真正最初始的指标,是经济增长的原动力所在。货币供给2。指数中所有其他指标正在发生的变化,主要是货币供给造成的结果。

      我们将其中的两个指标称为金融类指标。利差。即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减去联邦基金利率股票价格。寄500种普通股构成的价格指数。标准普尔500指数。这两个指标都很好,部分原因在于金融市场一直在努力预测未来并加以贴现。另一部分原因则在于股票投资者一般会采用利率来贴现未来收益。因此,利率成为领先指标。另外一个是寄望于预期的领先指标。消费者预期指数。下面的三项指标能够告诉我们已经决定的经济活动。但是这些经济活动还需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完成。建筑许可数量新的私人住房单元数量。新屋开工量。生产商对消费品与材料的新订单。生产商对非国防资本货物的新订单。在这三者之中,建筑许可是预测经济复苏最好的经济类反金融的指标。这是因为房屋建造业对经济的影响很大。也是因为消费者才是推动每一项经济活动上升的起始力量。

  

文章来源: 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