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财 > 银行 > 正文 >

银行的挑战 3

2020-09-02 18:18:29 | 作者:佚名| 来源:财经网 |

平均而言,货币刺激。首先会对经济活动产生最大的影响。之后再影响到通货膨胀。现在人们一般都相信货币刺激对产出的影响会在6到9个月之后出现。而对于通货膨胀的影响,则在12到18个月之后出现。这两个实质都是非常易变的。然而这也正是从到的实质难以预测的原因。而从到的实质更短,并且变化也较小一些。我们现在已经讨论对的定义与预测问题。还有像资产膨胀,银行危机、债务紧缩、经济崩溃和恶性通货膨胀等更加复杂的问题。中央银行还会遇上其他的挑战吗?的确还有一个外汇面的问题。要理解这个问题,为什么也可能构成一个大的挑战。我们不妨把时钟拨回到20世纪90年代。探访一位工作突然之间遭遇困难的中央银行行长。

银行的挑战 3

    处理外汇汇率。1990年,诺曼拉蒙特成为英国中央银行的领头人。这一年他48岁。他的职衔是财政大臣,也就是中央银行行长。这种职位要求其具有很强的背景。就此而言,他是非常合适的。诺曼拉蒙特出身于一个显赫的家庭。从剑桥大学毕业之后就在伦敦工作。曾经担任过罗斯柴尔德资产管理公司的主管。他还当选为议会的议员。并且曾经在能源部、工业部和国防部等多个部门任职。拉蒙特出任中央银行行长这个新的职位。尽管报酬丰厚,但也承担着很重的责任。经常需要处理一些重大的问题。甚至有可能是极为重大的问题。实际上在1992年9月之前,他已将面临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这个问题主要与一位名叫索罗斯的匈牙利投机者有关。乔治索罗斯1930年出生于匈牙利,是一位犹太律师的儿子。

银行的挑战 3

      1956年,他从伦敦经济学院毕业。但是好不容易才在奎格里诺餐馆谋到一个侍应生的差事。有时要依赖富人们剩下的残羹来果腹。他还在布莱克浦这个蓝领度假胜地都受女士们用的手提袋,钰珠宝。在如此艰难的日子里,他过得一点儿也不开心。这时候如果有人告诉他,有一天他将会挑战英国财政大臣的权势打死他也不会相信。他最终面对的这个人也不会相信。因为拉蒙特那时还只是一个14岁的学生。乔治索罗斯开始时决心要成为一位哲学家,还起草一篇论文,但最后还是没有弄懂哲学,于是决定全盘放弃。他的职业生涯一直比较惨淡,直到有一天他有一个想法,于是给全城的股票交易商写求职信。这次他终于获得在新格弗里德兰德公司担任一名股票套利交易员的工作。后来他又获得一份股票市场分析师的工作。

银行的挑战 3

      这一次是与迈耶一起在纽约工作。此后,他又在其他几家股票交易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1969年,他与合伙人一起创立量子基金。这一年他已经39岁。事业总算开始有眉目。量子基金是世界上最早的对冲基金之一。而且是非常成功的一支基金。在1969年基金创立之时,投入的100美元,到1985年已经增长至不低于16487美元。索罗斯和他的助理斯坦利德鲁肯米勒在1992年的整个夏天都对英镑感兴趣。英镑在1990年10月,拉蒙特获得委任之前已经加入欧洲汇率机制。中心汇率为一英镑兑换2.95德国马克。而且可以浮动的区间为6%。加入欧洲汇率机制,从来就不是拉蒙特的想法。况且在一次严重的衰退之前加入这个机制。无论如何都不是明智之举。英国的通货膨胀率是德国的3倍。

      而且英国经济到1992年之前已经处于严重的衰退期。索罗斯与德鲁肯米勒认为,英镑将不得不贬值。德鲁肯米勒建议,针对英镑可以堵上30亿到40亿美元。但是索罗斯没有同意这个数字。这时袭击英镑可以说是轻而易举。所以为什么不做一笔真正的大买卖?要做真正的大买卖。例如赌金可以高达150亿美元。他们从卖出70亿美元的空头合约开始。作为其整体战略的一部分,他们也买进英国的股票,以及法国和德国的债券。这些市场可能从英镑贬值中受益。1992年9月15日,星期二这一天英镑开始快速下跌。尽管英格兰银行迅速做出反应,吃进30亿英镑以支持汇率的稳定。但这一天市场在收盘时还是表现的非常疲弱。晚上,拉蒙特先生与美国大使一起用晚餐。在用餐时可能有点不礼貌。因为他每隔10分钟就试图与德意志联邦银行的官员取得联系,希望能够说服他们削减德国的货币利率

      然而,当他最终与德国人取得电话联系时。他们并没有帮忙。晚餐过后,他召集英格兰银行的官员开会。研究制定第二天的博弈计划。他们同意第二天一大早就采取市场干预测试。稍后还可能跟着提高利率。第二天一早7点30分,英格兰银行的交易员开始按照批准的价格买进价值20亿美元的英镑。一个小时之后,拉蒙特先生给英格兰银行面和约翰梅森打电话,讨论目前的局势。10点30分,拉蒙特再次给梅森打电话。建议把利率提高2%。梅森同意他的意见。但是不管怎样。英镑还是继续下跌。尽管英格兰银行在这一天最后支出150亿英镑。但是这场战斗显然还是失败。就在纽约时间早晨7点的时候。斯坦利德鲁肯米勒给乔治索罗斯打电话,宣布一个消息。乔治,你刚才已经转进9.58亿美元。在接下来的10个月时间里,西班牙货币贬值3次。

      葡萄牙货币贬值2次,而爱尔兰货币也贬值一次。这个故事说明在短短的一天之内转进10亿美元,并非完全不可能。当然这个故事也是米尔顿弗里德曼所说的三难问题的一个出色的说明。也就是说,要同时达成以下三个目标中的两个以上目标是不可能的。汇率控制,价格水平的控制。外贸交易的自由化。这让我们想到罗伯特卢卡斯和他的理性预期理论。因为无论中央银行想要达成什么目标。如果人们认为他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中央银行成功的可能性就较高。这实际上也是对中央银行最后的一个主要挑战。挑战时维持信誉。理性预期理论现在经常被中央银行整合到经济计量模型之中。例如他们假设人们预期未来的通货膨胀与计量经济模型,通过迭代的计算是相同的。对中央银行而言,理性预期就是指事情的发展向他们认为应该的那样。

      他们也努力设法通过公布通货膨胀目标或者固定汇率浮动区间这样的信息来动员。或者像经济学家所说的锚定人们的预期。但是平衡性的行动则是宣布那些具有合理确定性的能够实现的政策与目标。预期管理可能会起到作用,但也可能破坏镜子里的游戏。为此,我们需要借助博弈论和大量高深复杂的数学。特别有可能的情况是。如果公众当中包括像索罗斯这样,既有硬件又很聪慧,但并不总与中央银行的看法相一致的人,事情就会变得非常复杂。然而,中央银行在这场战斗中至少还有一个优势。寄市场上没有人知道中央银行会怎么做。但是中央银行对市场中的这些人还是比较解的。他们知道公众对利率的预期,因为有高度流动性金融合同一直在跟踪长期与短期利率的未来预期。他们还可能研究市场更长期的利率结构。

      并且以此为基础来预计实际利率应该处于什么水平?此外,因为他们知道人们的预期,所以也解市场对于意外事件会做出怎样的反应。例如利率意外的改变25个基点,0.25%。将立即造成股票指数变化大跌1%。至少在美国是这样。这类信息是通过经济学家所说的事件研究收集到的。他们所具有的优势也就是这些。然而,由于他们受到的智力挑战非常大。最大的问题可能就是下决心拍板,这种简单的事情。因为金融投机者可以在任何时候放弃他的市场位置,而且经常是马上就可以做到。但是中央银行没有这样的特权。首先在管理预期时,为表现出可信性,他们可能从来不会显得犹豫不决。政策向一旦选定,他们就必须坚持一段时间。其次,他们一般要给人们一定时间去做调整,以适应政策的变化。

 比如说如果他们要提高利率,那他们更喜欢在较长的时间内做较小增幅的改变。这样做可以让市场参与者有时间井然有序的调整他们的行为。现今信用与信誉。我们可以设计下面的一则广告,对应聘中央银行行长的职位提出要求。以此结束我们对中央银行经济周期问题的讨论。诚聘中央银行行长。你需要运用现金信用与信誉来稳定经济增长与通货膨胀。你需要理解这些变量所发生的波动是三种不同周期现象的结果。涉及存货资本性支出与房地产。以及其他大量周期性与结构性的变量。而且这些周期现象是不同的,彼此之间也在以某种混乱的式相互发生影响。有人会为你提供一连串的大量信息。然而当你得到这些信息的时候,他们可能已经较为过时。而且你获得这些信息之后,还需要对其进行有意义的修正。

      不过你需要运用这些材料作为决策的基础。你的决策将会立即影响到外汇货币债券股票市场。对总产出的影响要延迟一段时间。而对通货膨胀的影响。甚至更迟。你还要解政策对通货膨胀的影响。这种影响发生的时间窗口可能超出现实预测的范围。你不能控制这类通货膨胀是发生在消费品的价格领域,还是发生在投资的资产价格领域。然而你知道如果资产膨胀水平的确飙升起来,将会导致未来产出与通货膨胀的显著波动。因此,你需要对此进行干预。最后你要接受这样的事实,即无论如何,如果你要改变已经宣布的政策,你都不得不坚持一段可能的时间。这是为表明你完全掌握上面所规划的全部目标。有负面新闻问题的申请者不能应聘薪资与退休金面议。

文章来源: 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