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全球经济 > 国外经济 > 正文 >

美联储货币政策-货币本位的演化

2020-09-02 18:18:30 | 作者:佚名| 来源:财经网 |

货币本位的演化。回顾二10世纪。人类社会既发生过巨大而可怕的灾难,也取得泽被众生的伟大进步。在前半个世纪。两次世界大战几乎毁掉西文明。到后半个世纪。民主席卷世界。人们的生活水平也随之显著改善。在这个过程中。货币体系的不稳定与社会政治动荡交织始终。面对恶性通胀与随之而来的经济紧缩。管理者手足无措,难以应对。不得已去寻找替罪羊,以转嫁社会矛盾。纳粹主义借记在德国兴起。与之正好形成对比的是,二战以后马克的稳定与坚挺,在很大程度上成就德国的经济奇迹。在美国。1930年代的通货紧缩与大萧条影响,历时十余年。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和苦难。而1970年代的大通胀时期,为恢复价格稳定,尼克松政府不惜牺牲程序的合法性。

美联储货币政策-货币本位的演化

对工资和物价进行直接管制。但油价持续飙涨,让这一努力付诸流水。也因此成全罗纳德里根在竞选中的大获全胜。1979年,在保罗沃尔克的领导下,美联储开始将控制通胀作为其首要职责。在此之后,美国货币体系稳定性明显增强,并促成经济的稳定与繁荣。展望21世纪。人类社会能取得多大的进步,将取决于我们能从过去一个世纪的经历中总结多少经验和摄取多少教训。就货币制度层面而言,20世纪最为重要的一个变化就是信用货币不兑现,纸币逐渐替代黄金,成为最主要的支付手段。在这一过程中,中央银行没有及时认识并承担稳定物价的职责。换句话说,就是卯定信用货币的价值。并由此引发一系列的货币经济动荡。而在21世纪之初。我们所面对的货币本位与民一毛又是何种的境况?一。

美联储货币政策-货币本位的演化

沃尔克格林斯潘。货币本位。美国货币本位的演进,在很大程度上是实践探索的产物,而非有意设计的结果。目前的货币本位源自沃尔克格林斯潘时代美联储的努力。通过一以贯之的决策与行动,重新铆定公众的通货膨胀预期,并借此逐渐摆脱之前扩张紧缩交替政策的羁绊。在经受各种压力的情况下,仍能保持政策的一致性,为美联储赢得很高的可信度。而可信度正是目前美国货币制度的名义。毛。不受宏观经济冲击影响的较低且稳定的通货膨胀预期的基础。在理论上,对于一个稳定的货币体系而言,必须要用某种式来铆定公众对货币未来价值的预期。在金本位制度下是通过维持金币的成色和重量与面值的一致来实现。而在19世纪后期的金本位金汇兑本位制下。流通货币的价值则源自英格兰银行的兑换承诺。

美联储货币政策-货币本位的演化

寄在任何时间按确定的评价将纸币兑换成等值的黄金。在那个时代,黄金的货币价格时常变动。铆定货币的未来价值,意味着公众必须相信英格兰银行在未来有能力维持黄金评价的稳定。在信用货币体系下。对未来价格预期的平稳,更是实现当前价格稳定的必要前提。这必须要求公众相信中央银行会保持政策的连贯和一致性。在沃尔克和格林斯潘领导的四分之一个世纪中,美联储在设定联邦基金利率时,虽然没有僵化的固守某个既定的规则,但总体上还是围绕着稳定通胀预期而展开。政策上的一致性,最终基本达成价格稳定的目标。2。扩张紧缩,反复的货币政策与民一毛的丧失。商品货币本位固有的价格稳定预期带给人们的惯性很自然的延续。到20世纪的下半夜。在威廉麦克切斯尼马丁执掌美联储的早期。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将稳定物价作为首要任务。由此将物价稳定的预期一直维持到1960年代初。之后机会主义开始抬头。货币政策扩张紧缩频繁反复。严重扰乱的价格预期的稳定性。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名义毛也毁于一旦。凯恩斯主义者强调对总需求进行主动管理。其逻辑基于这样一个假定。寄在短期内,物价水平有一定的粘性。不受货币政策影响。而根据菲利普斯曲线的预测。通货膨胀失业率之间又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这意味着通过管理名义总需求。中央银行可以平滑实际产出的波动。不过在实践中,相机决策的总需求管理政策却严重破坏早前物价平稳的预期。谢尔曼没色,在1965到1972年间担任美联储理事,曾明确表达过凯恩斯主义的观点。在劳动力闲置和更稳定的美元价值之间,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

在做出决策时,我们必须权衡。为达到抑制价格上涨的目的,愿意接受多高的失业水平和多少产出损失。在现实中有些物价上涨是成本推动或某些产业波动所致。对于主要通过影响总需求而发挥作用的货币政策而言。显然力有不逮。过往的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政府不以某种形式干预劳工与企业之间的工资议定通货膨胀与失业之间的权衡,恐怕很难会有皆大欢喜的结果。罗伯特温特劳布。对1970年代  成员普遍持有的这类观点进行过总结。从肯尼迪和约翰逊对美联储理事的提名开始。凯恩斯主义在    中逐渐占据主导。根据凯恩斯主义的观点。货币政策的主要任务是实现充分就业。在当时,这意味着要将失业率保持在4%或以下的水平。失业率目标基于对潜在产出的估算。到1970年为止,消除负产出缺口,即实际产出减去潜在产出,也是整个国家以及    的一个重要政策目标。

此外,基于物价上涨与货币无关的观点,    认为只要产出缺口为负,货币政策就可以在不诱发物价上涨的情况下刺激经济增长。失业率超过40%,出现的任何通货膨胀都应归咎于成本推动。如果不容忍物价上涨,就必须要付出更高失业率的代价。预期稳定的崩溃始于1966年。    改变其以往将通货膨胀抑制于萌芽状态的政策取向。债券收益率随之进入长期且无规则的上升通道。到1980年代早期,一度达到10%以上。在1970年的经济衰退中。债券收益率曾短暂回调。但在1971年春天重拾升势。在此期间,尼克松政府试图通过提高  增速来刺激经济,以便在1972年之前把失业率降到4.5%。面对这一压力,当时的美联储主席亚瑟伯恩斯极力要求政府对工资和物价进行直接管控。

在伯恩斯看来,如果不使用价格管控手段,通胀预期的上升将在很大程度上抵消货币政策的刺激效果。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政府最终接受博恩斯的条件。而伯恩斯随即采下货币扩张的油门。财政部副部长查尔斯沃克。后来对尼克松政府采纳工资和物价管制的内情进行描述。通货膨胀预期虽得到短暂控制。但去年冬天以来又有卷土重来的架势。利率曾一度下行,现在也开始反弹。为应付通货膨胀可能的恶化,工人们不得不考虑的更长远。定义三年期合同成为普遍现象。说到底,通胀预期才是困扰我们的真正根源。凯恩斯主义的总需求管理是否有效,高度依赖于实际价格和通胀预期的粘性。只有在这个前提下,民意总需求增加才能降低失业水平。但到1970年代末,这种粘性已荡然无存。从公众对价格管控政策的反应便可见一般。

在实施之初,价格管控的确短暂缓解公众的恐慌情绪,并为刺激性的货币政策创造条件。但是正如当时的财政部部长乔治舒尔茨所指出的那样。一旦掺杂进对当前政策可持续性的怀疑,私人部门和政府之间的博弈就开始。后来的情况表明,价格管控并非只是单行道,寄政府单向的影响。私人部门。而是一条双向车道。在其中,一旦政府采取某个行动,私人部门会立即做出反应。政府在采取新的行动。如此循环往复,形成一个相互影响和相互依存的连续过程。在1905年以前,除战争时期外,美国还从来没有出现过持续较长时间的高通货膨胀。商品货币本位时代的经历,让人们已经习惯价格稳定的预期。然而扩张紧缩交替的货币政策所带来的物价持续上升,最终改变稳定预期的环境。当公众意识到政策不能带来价格水平的稳定,甚至也不能带来物价上涨速度的稳定时,通胀预期随之上升,进而抵消扩张性货币政策对经济的刺激效果。

到1979年时,美联储终于意识到自己身处的这一困境。对此。巴罗和戈登以及基德兰德和普雷斯科特都有曾详尽的研究。在他们的研究中。只要公众确信中央银行会通过提高通货膨胀率来降低失业水平。由此而形成的前瞻预期将完全抵消货币政策对失业率的刺激作用。贺伯特斯特恩时任尼克松政府的经济顾问会员会主席时。基本预计到1979年的情形。在所有人都预期通胀会继续上升时。即使政策和外部因素导致需求增长放缓。工资和物价也几乎不会下降。而即使下降幅度也可忽略不计。如此面对失业率高企和工资物价居高不下并存的情形。政府唯一的选择就是刺激需求。但这显然会强化高通胀预期。甚而会形成通胀加速的预期。沃尔克也观察到这一点。一旦企业家和居民形成高通胀预期,并学会以知为基础来安排决策。

通货膨胀经济繁荣之间的嚣张取舍就不复存在。其结果就是传统的旨在刺激经济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措施,被金融市场及其他市场的自我保护本能所彻底击败。具体的说,当金融市场预期到通货膨胀的结果,而企业和工人都按照这一预期来进行决策时。刺激政策是否真能达到预计的促进实体经济增长的效果是大可值得怀疑的。格林斯潘也表达类似的观点。货币政策能对经济产生多大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市场参与者对美联储的行动做出何种反应。以及对我们未来的政策有何种预期。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早期。债券的持有者蒙受巨大损失。这使他们对哪怕是最轻微的通胀迹象也异常敏感。过度扩张的政策,甚至只是对过度扩张政策的预期,就能迅速的在通胀预期和债券收益率上升中得到反映。

生产者也会随之将成本上升的预期纳入产品定价。伴随着物价的普遍上涨。预期的产出增长效果也就消失无踪无踪。3。新的名一毛。到1979年时,美国已基本失去由物价稳定预期所提供的名义。毛。债券收益率高起在超过10%的水平上大幅波动。一直持续到1985年12月才有所好转。如何恢复被早期频繁的扩张紧缩政策所毁掉的稳定通胀预期。铆定新的货币本位。成为沃尔克和格林斯潘所面对的巨大挑战。总体而言,放弃总需求管理,而将稳定通胀预期作为货币政策的首要目标。在当时环境下无异于一次航向未知大陆的冒险。在此过程中,美联储向先发性政策操作式的转变,既抢在通货膨胀真正出现之前,先行提高联邦基金利率,也曾一度招致极其严厉的批评。沃尔克和格林斯潘的主要工作是降低高通胀预期。

金融上中这一预期被反映在高企的债券收益率上。具体而言,金融市场对债券收益率的定价包含两种不同类型的通胀预期。一是物价冲击既有相对价格引发的整体物价水平变动。二是正的增长缺口。既有实际产出超过趋势水平而引发的物价变动。通过最初的努力,美联储在1983年将通货膨胀控制在4%以下。之后    试图继续说服市场。在紧缩之后,其不会很快转向扩张性的政策。这意味着美联储在通胀已经下行,但失业率仍未到达充分就业水平时,便早早放弃扩张性货币政策这一选项。1983年,尽管失业率很高,且通胀率相对较低。鉴于债券收益率的上升,美联储仍然决定调高联邦基金利率。这一决定是沃尔克格林斯潘时代货币政策逻辑的一个典型展示。后来在1990年经济衰退后的无就业复苏时期,格林斯潘选择渐进微调联邦基金利率来挤压长期债券收益率中隐含的通胀预期,其政策操作逻辑亦复如是。

为应对由振增长缺口引发的债券收益率上升。    用增长缺口指标替代早期使用的产出缺口指标。这意味着只要经济增长持续高于其趋势水平。美联储就应提高联邦基金利率,而不是等到实际产出缺口逼近于0或通胀已经上升时,才开始着手应对。对联邦基金利率更为快速和坚决的调整,最终让市场相信美联储能力将实际产出。增速控制在趋势水平附近。并以此遏制通货膨胀的上升。其结果是。不管面临何种短期冲击,干扰,市场参与者都会根据对实际产出增速与潜在趋势之间的缺口状况来修正收益率曲线中所包含的长期真实利率预期。至此。扩张紧缩交替的政策时代一去不返。多少有点讽刺的是,让价格体系自行发挥作用,而不是试图去改进修正他实际上提高而不是降低整体经济的稳定性。

文章来源: 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