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全球经济 > 国外经济 > 正文 >

美国的房租管制

2020-08-10 21:23:31 | 作者:佚名| 来源:财经网 |

令人吃惊的是,二者破败的程度。读者如果不看书,我的说明请看图片是分辨不出来的。地震能摧毁房屋,但不能制造短缺。该书第4章是弗里德曼和斯蒂格勒写的。在这一章里,他们比较旧金山1906年和1946年的两段历史,生动的说明稀缺和短缺之间的关系。1906年4月18日。旧金山发生一场大地震。地震之后又发生一场持续三天的火灾。整个城市的建筑有一半被地震或者大火摧毁。40万人口,有一半的人失去家园。整个城市的住房一下子少一半。这时这个城市会不会出现房屋短缺的现象?两位大家经济学家查阅当时的主要报纸。开上面房屋租售的广告。他们得出一个结论。地震后没有出现所谓的房屋短缺现象。因为当时房屋的价格是随行就市波动的。一半的房屋被摧毁后,房价肯定涨上去。

美国的房租管制

在房价高涨的情况下。人们就会做出各种各样的调节。有些人暂时搬离这个城市。有些人找亲戚朋友一起住。更多的人只要他们的房屋还在,他们就愿意腾出来租给别人。经济学家发现。报纸上愿意把房子租出去的广告远远多于租房广告。人们只要出钱就能够找到房子,不需要展开价格以外的其他竞争。所以旧金山没有出现房屋短缺。价格管制不能直接退回房屋,却能制造房屋短缺。到1946年。旧金山开始实施房租管制。情况就大为不同。同样一份报纸上面出租房子的广告大幅减少,求助的广告则大幅增加。1946年求租房屋的数量是1906年的300多倍。更有趣的现象是。房租管制管的只是租对房屋的买卖并没有管制。但由于房租管制,房东不愿意把房子租出去,而是更倾向于把房子卖出去。在租赁市场上,人们就不容易找到房子租,而有钱的人为居住,只好买房子。

美国的房租管制

但买到的房子还算比较便宜。这时就出现一个事与愿违的现象。本来房租管制是要帮助穷人。让他们少花钱就能找到房子住。但管制的结果是,他们更找不到房子住的。只有那些有钱人才能更好的解决住房问题。纽约房租管制故事。美国很多大城市的房租管制延续到今天。例如纽约。到今天为止还有房租管制。很多房东一直在抗争,想要政府取消这种价格管制。但一直没有成功。在2011年发生过这样一个案件。一位叫詹姆斯门的房东控告纽约市政府征用他的房产。而没有按照美国宪法的规定给予他公正的补偿。文先生有一幢楼,自己住一层,楼上几层都用于出租。二楼上的租客由于受到房租管制的保护,交的租金只是市场价的60%左右。纽约是有一个规定,一旦房子租出去,房东就不能随便涨价,也不能把房客赶走。

美国的房租管制

不仅不能把房客赶走,而且如果这位房客有亲戚跟他住两年以上。在这位房客去世后,他的亲戚可以继承居住权。也就是说,租客享受低价房租的权利,可以一代一代的继承下去。门起诉纽约市政府的理由是。政府通过房租管制,实际上专用他的财产。政府应该给予他合理的补偿。我们前面在讲政府真谛是讲过。如果政府征用私人财产,就要给予合理的补偿。结果地法院的判决书。政府的政策不算是物理性的征用,因此不适用于政府真谛条款,不能给予经济补偿。最后,先生上诉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但令人失望的是,最高法院没有审理这个案子。而美国各地的房租管制还在继续。对这个问题,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斯科利亚曾经做过非常精辟的评论。哪怕我们通过房租管制,可以达到一些伟大的社会目标,可以帮助穷人。

我们也应该通过民主的式征求大家的意见。并且通过政府收税的办法,像大多数人征税。政府取得这部分款项以后,再到市场上向私人业主购买或租用他们的房子。然后把房子分给有需要的穷人。而不应该把实施价格管制造成的负担,让那些刚好成为房东的人来承担。我觉得思科利亚说的话非常有道理。这也让我想起经济学家弗里德曼的另外一段话。一个社会如果把个人的权利置之于公平之上的话。那么这个社会运行的结果当然不会是公平的。但是他却离公平很近。而另一种社会,如果把追求公平放在追求个人权利之上。这个社会就既不能保证个人的权利,也不能达到所谓的公平。因为每当你要追求公平的时候,肯定会出现的结果就是甲和乙两个人商量。怎么逼着丙去替丁做一些事情。而甲和乙还从中分一杯羹。令人吃惊的是,二者破败的程度。读者如果不看书,我的说明请看图片是分辨不出来的。地震能摧毁房屋,但不能制造短缺。该书第4章是弗里德曼和斯蒂格勒写的。在这一章里,他们比较旧金山1906年和1946年的两段历史,生动的说明稀缺和短缺之间的关系。1906年4月18日。旧金山发生一场大地震。地震之后又发生一场持续三天的火灾。整个城市的建筑有一半被地震或者大火摧毁。40万人口,有一半的人失去家园。整个城市的住房一下子少一半。这时这个城市会不会出现房屋短缺的现象?两位大家经济学家查阅当时的主要报纸。开上面房屋租售的广告。他们得出一个结论。地震后没有出现所谓的房屋短缺现象。因为当时房屋的价格是随行就市波动的。一半的房屋被摧毁后,房价肯定涨上去。

在房价高涨的情况下。人们就会做出各种各样的调节。有些人暂时搬离这个城市。有些人找亲戚朋友一起住。更多的人只要他们的房屋还在,他们就愿意腾出来租给别人。经济学家发现。报纸上愿意把房子租出去的广告远远多于租房广告。人们只要出钱就能够找到房子,不需要展开价格以外的其他竞争。所以旧金山没有出现房屋短缺。价格管制不能直接退回房屋,却能制造房屋短缺。到1946年。旧金山开始实施房租管制。情况就大为不同。同样一份报纸上面出租房子的广告大幅减少,求助的广告则大幅增加。1946年求租房屋的数量是1906年的300多倍。更有趣的现象是。房租管制管的只是租对房屋的买卖并没有管制。但由于房租管制,房东不愿意把房子租出去,而是更倾向于把房子卖出去。在租赁市场上,人们就不容易找到房子租,而有钱的人为居住,只好买房子。

但买到的房子还算比较便宜。这时就出现一个事与愿违的现象。本来房租管制是要帮助穷人。让他们少花钱就能找到房子住。但管制的结果是,他们更找不到房子住的。只有那些有钱人才能更好的解决住房问题。纽约房租管制故事。美国很多大城市的房租管制延续到今天。例如纽约。到今天为止还有房租管制。很多房东一直在抗争,想要政府取消这种价格管制。但一直没有成功。在2011年发生过这样一个案件。一位叫詹姆斯门的房东控告纽约市政府征用他的房产。而没有按照美国宪法的规定给予他公正的补偿。文先生有一幢楼,自己住一层,楼上几层都用于出租。二楼上的租客由于受到房租管制的保护,交的租金只是市场价的60%左右。纽约是有一个规定,一旦房子租出去,房东就不能随便涨价,也不能把房客赶走。

不仅不能把房客赶走,而且如果这位房客有亲戚跟他住两年以上。在这位房客去世后,他的亲戚可以继承居住权。也就是说,租客享受低价房租的权利,可以一代一代的继承下去。门起诉纽约市政府的理由是。政府通过房租管制,实际上专用他的财产。政府应该给予他合理的补偿。我们前面在讲政府真谛是讲过。如果政府征用私人财产,就要给予合理的补偿。结果地法院的判决书。政府的政策不算是物理性的征用,因此不适用于政府真谛条款,不能给予经济补偿。最后,先生上诉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但令人失望的是,最高法院没有审理这个案子。而美国各地的房租管制还在继续。对这个问题,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斯科利亚曾经做过非常精辟的评论。哪怕我们通过房租管制,可以达到一些伟大的社会目标,可以帮助穷人。

我们也应该通过民主的式征求大家的意见。并且通过政府收税的办法,像大多数人征税。政府取得这部分款项以后,再到市场上向私人业主购买或租用他们的房子。然后把房子分给有需要的穷人。而不应该把实施价格管制造成的负担,让那些刚好成为房东的人来承担。我觉得思科利亚说的话非常有道理。这也让我想起经济学家弗里德曼的另外一段话。一个社会如果把个人的权利置之于公平之上的话。那么这个社会运行的结果当然不会是公平的。但是他却离公平很近。而另一种社会,如果把追求公平放在追求个人权利之上。这个社会就既不能保证个人的权利,也不能达到所谓的公平。因为每当你要追求公平的时候,肯定会出现的结果就是甲和乙两个人商量。怎么逼着丙去替丁做一些事情。而甲和乙还从中分一杯羹。

令人吃惊的是,二者破败的程度。读者如果不看书,我的说明请看图片是分辨不出来的。地震能摧毁房屋,但不能制造短缺。该书第4章是弗里德曼和斯蒂格勒写的。在这一章里,他们比较旧金山1906年和1946年的两段历史,生动的说明稀缺和短缺之间的关系。1906年4月18日。旧金山发生一场大地震。地震之后又发生一场持续三天的火灾。整个城市的建筑有一半被地震或者大火摧毁。40万人口,有一半的人失去家园。整个城市的住房一下子少一半。这时这个城市会不会出现房屋短缺的现象?两位大家经济学家查阅当时的主要报纸。开上面房屋租售的广告。他们得出一个结论。地震后没有出现所谓的房屋短缺现象。因为当时房屋的价格是随行就市波动的。一半的房屋被摧毁后,房价肯定涨上去。

在房价高涨的情况下。人们就会做出各种各样的调节。有些人暂时搬离这个城市。有些人找亲戚朋友一起住。更多的人只要他们的房屋还在,他们就愿意腾出来租给别人。经济学家发现。报纸上愿意把房子租出去的广告远远多于租房广告。人们只要出钱就能够找到房子,不需要展开价格以外的其他竞争。所以旧金山没有出现房屋短缺。价格管制不能直接退回房屋,却能制造房屋短缺。到1946年。旧金山开始实施房租管制。情况就大为不同。同样一份报纸上面出租房子的广告大幅减少,求助的广告则大幅增加。1946年求租房屋的数量是1906年的300多倍。更有趣的现象是。房租管制管的只是租对房屋的买卖并没有管制。但由于房租管制,房东不愿意把房子租出去,而是更倾向于把房子卖出去。在租赁市场上,人们就不容易找到房子租,而有钱的人为居住,只好买房子。

但买到的房子还算比较便宜。这时就出现一个事与愿违的现象。本来房租管制是要帮助穷人。让他们少花钱就能找到房子住。但管制的结果是,他们更找不到房子住的。只有那些有钱人才能更好的解决住房问题。纽约房租管制故事。美国很多大城市的房租管制延续到今天。例如纽约。到今天为止还有房租管制。很多房东一直在抗争,想要政府取消这种价格管制。但一直没有成功。在2011年发生过这样一个案件。一位叫詹姆斯门的房东控告纽约市政府征用他的房产。而没有按照美国宪法的规定给予他公正的补偿。文先生有一幢楼,自己住一层,楼上几层都用于出租。二楼上的租客由于受到房租管制的保护,交的租金只是市场价的60%左右。纽约是有一个规定,一旦房子租出去,房东就不能随便涨价,也不能把房客赶走。

不仅不能把房客赶走,而且如果这位房客有亲戚跟他住两年以上。在这位房客去世后,他的亲戚可以继承居住权。也就是说,租客享受低价房租的权利,可以一代一代的继承下去。门起诉纽约市政府的理由是。政府通过房租管制,实际上专用他的财产。政府应该给予他合理的补偿。我们前面在讲政府真谛是讲过。如果政府征用私人财产,就要给予合理的补偿。结果地法院的判决书。政府的政策不算是物理性的征用,因此不适用于政府真谛条款,不能给予经济补偿。最后,先生上诉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但令人失望的是,最高法院没有审理这个案子。而美国各地的房租管制还在继续。对这个问题,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斯科利亚曾经做过非常精辟的评论。哪怕我们通过房租管制,可以达到一些伟大的社会目标,可以帮助穷人。

我们也应该通过民主的式征求大家的意见。并且通过政府收税的办法,像大多数人征税。政府取得这部分款项以后,再到市场上向私人业主购买或租用他们的房子。然后把房子分给有需要的穷人。而不应该把实施价格管制造成的负担,让那些刚好成为房东的人来承担。我觉得思科利亚说的话非常有道理。这也让我想起经济学家弗里德曼的另外一段话。一个社会如果把个人的权利置之于公平之上的话。那么这个社会运行的结果当然不会是公平的。但是他却离公平很近。而另一种社会,如果把追求公平放在追求个人权利之上。这个社会就既不能保证个人的权利,也不能达到所谓的公平。因为每当你要追求公平的时候,肯定会出现的结果就是甲和乙两个人商量。怎么逼着丙去替丁做一些事情。而甲和乙还从中分一杯羹。令人吃惊的是,二者破败的程度。读者如果不看书,我的说明请看图片是分辨不出来的。地震能摧毁房屋,但不能制造短缺。该书第4章是弗里德曼和斯蒂格勒写的。在这一章里,他们比较旧金山1906年和1946年的两段历史,生动的说明稀缺和短缺之间的关系。1906年4月18日。旧金山发生一场大地震。地震之后又发生一场持续三天的火灾。整个城市的建筑有一半被地震或者大火摧毁。40万人口,有一半的人失去家园。整个城市的住房一下子少一半。这时这个城市会不会出现房屋短缺的现象?两位大家经济学家查阅当时的主要报纸。开上面房屋租售的广告。他们得出一个结论。地震后没有出现所谓的房屋短缺现象。因为当时房屋的价格是随行就市波动的。一半的房屋被摧毁后,房价肯定涨上去。

在房价高涨的情况下。人们就会做出各种各样的调节。有些人暂时搬离这个城市。有些人找亲戚朋友一起住。更多的人只要他们的房屋还在,他们就愿意腾出来租给别人。经济学家发现。报纸上愿意把房子租出去的广告远远多于租房广告。人们只要出钱就能够找到房子,不需要展开价格以外的其他竞争。所以旧金山没有出现房屋短缺。价格管制不能直接退回房屋,却能制造房屋短缺。到1946年。旧金山开始实施房租管制。情况就大为不同。同样一份报纸上面出租房子的广告大幅减少,求助的广告则大幅增加。1946年求租房屋的数量是1906年的300多倍。更有趣的现象是。房租管制管的只是租对房屋的买卖并没有管制。但由于房租管制,房东不愿意把房子租出去,而是更倾向于把房子卖出去。在租赁市场上,人们就不容易找到房子租,而有钱的人为居住,只好买房子。

但买到的房子还算比较便宜。这时就出现一个事与愿违的现象。本来房租管制是要帮助穷人。让他们少花钱就能找到房子住。但管制的结果是,他们更找不到房子住的。只有那些有钱人才能更好的解决住房问题。纽约房租管制故事。美国很多大城市的房租管制延续到今天。例如纽约。到今天为止还有房租管制。很多房东一直在抗争,想要政府取消这种价格管制。但一直没有成功。在2011年发生过这样一个案件。一位叫詹姆斯门的房东控告纽约市政府征用他的房产。而没有按照美国宪法的规定给予他公正的补偿。文先生有一幢楼,自己住一层,楼上几层都用于出租。二楼上的租客由于受到房租管制的保护,交的租金只是市场价的60%左右。纽约是有一个规定,一旦房子租出去,房东就不能随便涨价,也不能把房客赶走。

不仅不能把房客赶走,而且如果这位房客有亲戚跟他住两年以上。在这位房客去世后,他的亲戚可以继承居住权。也就是说,租客享受低价房租的权利,可以一代一代的继承下去。门起诉纽约市政府的理由是。政府通过房租管制,实际上专用他的财产。政府应该给予他合理的补偿。我们前面在讲政府真谛是讲过。如果政府征用私人财产,就要给予合理的补偿。结果地法院的判决书。政府的政策不算是物理性的征用,因此不适用于政府真谛条款,不能给予经济补偿。最后,先生上诉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但令人失望的是,最高法院没有审理这个案子。而美国各地的房租管制还在继续。对这个问题,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斯科利亚曾经做过非常精辟的评论。哪怕我们通过房租管制,可以达到一些伟大的社会目标,可以帮助穷人。

我们也应该通过民主的式征求大家的意见。并且通过政府收税的办法,像大多数人征税。政府取得这部分款项以后,再到市场上向私人业主购买或租用他们的房子。然后把房子分给有需要的穷人。而不应该把实施价格管制造成的负担,让那些刚好成为房东的人来承担。我觉得思科利亚说的话非常有道理。这也让我想起经济学家弗里德曼的另外一段话。一个社会如果把个人的权利置之于公平之上的话。那么这个社会运行的结果当然不会是公平的。但是他却离公平很近。而另一种社会,如果把追求公平放在追求个人权利之上。这个社会就既不能保证个人的权利,也不能达到所谓的公平。因为每当你要追求公平的时候,肯定会出现的结果就是甲和乙两个人商量。怎么逼着丙去替丁做一些事情。而甲和乙还从中分一杯羹。

文章来源: 财经网